近3个月香港公共设施遭暴徒大肆破坏 损失或超百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

(原标题:暴徒近3月大肆破坏香港公共设施 维修成本令公帑“大出血”)

中新网9月6日电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暴力示威持续近3个月,几乎每个周末香港街头都出现暴徒疯狂袭击警员、大肆损毁公物场面,公物被破坏得体无完肤,不仅造成市民生活极大不便,还要公帑埋单找数。据统计,被暴徒冲击损坏的立法会大楼,修复工程约需1亿元(港币,下同);遭破坏的280组交通灯维修成本需数百万;香港国际机场8月初被示威者瘫痪一日半,推算空运货值损失近150亿元,更影响30万人次客运量。


资料图:8月13日下午,大批示威者以机场手推车等堵塞香港国际机场1号客运大楼旅客登机行段及保安闸门。中新社记者 麦尚旻 摄

香港市面被暴力蹂躏后,路政署回复香港文汇报查询时指,全港逾2万米的栏杆受损。按以往毁坏公物的赔偿金推算,栏杆的维修费达800万元,连同其间动员的额外警力所需支付予警务人员的加班费,及维修警员装备等开支,暴徒目无法纪的行径,已令库房大出血逾1.5亿元(未计港铁损失)。

破坏280组交通灯

大型示威游行演变成“遍地开片”,遗祸全港各区,暴徒疯狂地破坏交通灯、路牌、栏杆,旺角至尖沙咀一段的弥敦道有多个主要十字路口的交通灯,“无限轮回”地被破坏、修复再破坏;沙田、黄大仙、深水埗亦不能幸免,交通灯一再被暴徒毁坏,导致“人车争路”的险象经常上演。

运输署日前回复香港文汇报查询时指,由6月至今,全港约有280组交通灯受人为破坏,单是8月5日全日已有约200组交通灯受损。该署表示,受影响交通灯已完成修复,恢复正常运作。

根据过往政府部门数据显示,交通灯及电灯柱每支最高价值15000元,换言之,280组交通灯的维修成本随时要花上420万元。


资料图:香港有激进示威者8月23日晚在港铁葵芳站闹事。图片来源:香港《明报》/冯凯键 摄

拆毁逾两万米栏杆

另外,早前的观塘游行,有激进示威者散播谣言指智能灯柱有监测市民行踪的功能,煽动示威者恶意破坏九龙湾20支智慧灯柱,以致受影响地区的个别街道一度无照明系统。

特区政府资讯科技总监办公室表示,经初步点算,有1支智慧灯柱被整支锯断,19支则被强行打开组件,智能装置受到破坏或被拆除。总体而言,平均每支智能灯柱的安装连同智能装置成本约为14万元,粗略估计20支则涉及280万元,信息科技总监办公室预计重新购买和安装需时二三个月。

连场激进示威活动,不少暴徒强拆路边栏杆当作攻击性武器。路政署回复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连月来已有总计2万多米的路旁栏杆被拆走及20多个交通指示牌受损,该署已复修约3000米栏杆及大部分道路设施。

根据以往立法会文件,损毁公物的人士需按赔偿价目表作出赔偿,当中每米栏杆的赔偿额约400元,而每个路牌则要500元,换言之全港受损栏杆涉及800万元,路牌则涉及1万元。

立法会大楼修复耗亿元

众多受毁公物中,以立法会大楼的维修费最“天价”。该大楼分别在7月1日及8月31日,被暴徒大规模破坏。

立法会行政管理委员会主席梁君彦早前表示,大楼部分修复费用由特区政府承担,亦有部分先由行管会的营运储备支付,秘书处稍后会按实际情况向保险公司索偿,在有需要时会向特区政府申请拨款,暂时预计修复及重置设施的费用最高达5000万元。现时秘书处不断检视修复工作的进度,以10月中完成修复并复会为目标。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则表示,有大批滋事分子伺机冲击立法会,并闯入内大肆破坏,行管会对维修费的预算只属保守估计,5000万元极可能是“最低消费”,若连同其他额外维修工程,可能最终“埋单”涉及1亿元。她又批评,暴徒使用腐蚀性液体及有毒粉末攻击警察,导致多名警员受伤,“他们的种种行径完全就是暴徒所为,理应受到全香港社会谴责。”

自6月9日起,香港各区发生约23次大大小小的示威游行,当中不少演变成流血冲突,警务人员日以继夜与暴力示威者对垒。

这场消耗战动员大量警力,警员超时工作已是常态,若以每次动员3000名警员计,应对23场激进示威活动,公帑开支须向警员支付3711万元加班费,同时警员的装备损毁需维修,甚或报销,再加上警方动用的催泪弹、水炮车等止暴装备,有警队人士估计涉及总金额达4000万元。


资料图:香港有激进暴徒8月23日晚大闹葵芳地铁站,有人将卫生巾贴在车站控制室窗户上。图片来源:香港《星岛日报》

机场瘫痪一日半货运损150亿 陆路运输旺季生意跌3成

除了公物受损,暴力示威亦重创香港四大经济支柱之首的贸易及物流业。香港国际机场于8月初被示威者瘫痪一日半,有航空业工会推算,该1.5日的空运货值损失近150亿元,更影响了30万人次客运量。

同样深受其害的是运输业,香港陆路客货运输业议会主席蒋志伟表示,部分原本经香港转口的货主,已改经深圳盐田港转口货物,以免因堵路脱期蒙受损失。“相信不少公司也会同样考虑香港社会不稳等问题而放弃经香港转口,此举对运输业可谓雪上加霜。”

蒋志伟形容货运业的景况严峻,最近有同业反映,有货主本打算将3成货品经香港转口到日本,惟后来担心香港政治不稳及不时有示威游行,恐延迟送货日期,故改经深圳盐田港转口到日本。他相信,这间公司只是冰山一角,香港转口货运业或流失不少生意。

面对多重夹击,蒋志伟直言现阶段尚未是最坏的情况,相信在未来日子,业界的生意更见惨淡,以往8月是货运业的旺季,估计跨境陆路运输受示威影响下,较去年同期至少下跌最少3成,而很快就是圣诞节的货运黄金档期,所造成的影响势必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