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无道昏仙 > 正文 第六十二章 【杀气】(一万字)
    “咚——”

    巨大的钟鸣声就仿佛一阵地震山崩,肆虐着的声波四散了整个玄武门!

    以斗法场为中心,四面八方所有的人都从自己的座位上面站了起来!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还能淡定!

    一个人,一个区区筑基二重天的修者,竟然凭借**对抗泰山压顶般从天而降的三品黄钟!

    巨大的轰鸣过后,秦无道秦大当家依然稳稳地站在斗法场里面,躬着身子,头微微地垂着,右拳高高地举着,纹丝不动!

    半空之中,三品黄钟倒飞而回!

    那一刻,全场肃静!

    所以的观众,包括里面为数不少的修士,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呆呆地张大了嘴巴,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目瞪口呆地望着战场里面犹自摆着出拳姿势的高大青年男子。

    足足过去了十秒钟!

    “咕咚”一声,看台上面的一个凝脉期的修士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这一个细微的动作发出的细微的声音,却仿佛一根导火索一样,一下子引爆了全场!

    万人沸腾!

    “他……他竟然扛下来了!他竟然扛下来了!那可是凝脉三重天的修者发出的必杀一击啊,他一个区区筑基二重天的小修士,竟然只用了一拳就把这一招破解了!天啊,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一招泰山压顶,一招庐山升龙,竟然是这个少年修者的拳头取得了胜利!天啊,这个叫做秦无道的人,他的肉身得有多么强横啊,那一招【泰山压顶】我看的出来,是三品法宝,是必杀之招!抵住了这样的一击,这个秦无道竟然没有粉身碎骨,反而还能完好无损地站在了斗法场里面!”

    “绝对是天才!这个秦无道绝对是个天才!前途不可限量!这样的强悍肉身千百年来都很少见,如果他是一个六诏巫族的人,到也罢了,可是人家是人族啊!拥有这种体质的人族,多少年没有出过了!”

    “我说老兄,倒不是我们人族出不了这么强的肉身,像那些禅修修者,其中有的人就是修炼不动明王金身,肉身强横程度几乎可以成为不毁!可是那些修成金身的大能,怎么都是金丹期的修为了,这个叫做秦无道的小兄弟,年纪轻轻,在筑基二重天就有这样的修为,才是真正让我惊讶的!”

    “是啊,你看这个少年,刚才用一把宝伞挡住了惊天的剑雨,说明这个人的头脑是十分灵活的,这个时候有用了如此霸道绝伦的方式野蛮地破解了对方的必杀一招,这个秦无道,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不简单,不简单啊!”

    一时间,看台之上议论纷纷。

    董三甲笑眯眯地看了看马小翠,呵呵笑道:“卧槽泥马勒戈壁,不服不行啊!大当家就是大当家,刚才那一拳打得简直是太帅了!”

    “就是就是,虽然我马小翠一直坚信大当家肯定会赢,但是没想到大当家的竟然用了这个野蛮霸道的方式,真他娘的刺激啊!”马小翠点头说道。

    两人身边,四位巫族奴仆的脸上都写满了深深地震撼,其中一个老者更是喃喃喊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不可能?哈哈,这还只是前奏啊……”听了对方的自言自语,董三甲摇了摇光头,心里暗暗叹息道。

    秦无道秦大当家的实力,连他们这些最亲近的人都看不清楚,更何况这几个巫族来的人呢。

    钟楼紫发飞扬,一双眼睛里面的战意愈发的浓重,他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竟是在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

    他紧紧盯着斗法场里面的身影,喃喃自语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唔……”

    秦无道轻轻吐了一口气,缓缓地直起了身子。

    在他脚下的青砖全都碎城了渣滓,一个巨大的破碎凹陷出现在斗法场的正中央!

    “这个三品的法宝真的好沉啊!”

    秦无道秦大当家揉了揉自己的右手手腕,忍不住大声喊道:“喂,死鱼眼!你这一招泰山压顶还是蛮厉害的嘛!老子接了你一招,现在手疼死了!”

    “你……你你……”

    对面的流波长老一脸惨白的颜色,最初入场时的骄傲在这个时候已经荡然无存!他望着秦无道笑嘻嘻的样子,竟然感到了一阵深深的恐惧!

    “你该死!我要杀了你!”流波长老声音颤抖地吼道。

    流波长老的脸色变得极差,这个时候他终于想起了这个秦无道本来不应该是与自己对抗,而是杨国忠临时找来的一个软柿子,希望流波长老可以稳稳妥妥地晋级。可是看到眼下的情况,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对方根本不是什么软柿子,是一块铁板还差不多!

    猛地踏出了一步,流波长老的身体里面散发出了一阵浓浓的煞气来,竟然源源不断地灌注到倒飞而回的三品黄钟里面,一瞬间这件三品法宝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光芒大盛!

    “啪!”

    阁楼之上的红玉长老猛地站起了身来,素手之中一个茶杯被握得粉碎!

    “老三他疯了!他疯了!”红玉长老一张上算姣好的面容被一股怒意笼罩,她气得浑身都哆嗦了起来!大声骂道,“他竟然当众释放妖气!流波你个王八蛋,你脑子烧糊涂了吗?我跟你说了多少次,在大庭广众施展道术要小小掩饰一下,不要把妖气外放出来!你以为这长安城看台上面所有的观众都是傻子吗?”

    杨玉环和杨国忠也是一愣,他们也没想到三师叔流波长老竟会被这个秦无道的筑基期修士逼迫成这个样子!当众释放妖气,这不是等于宣布自己是妖族了吗?唐玄宗李隆基就算是再大度,再渴望活得修真之士的帮助,也绝对不会让一个妖族成为护国法师,并且在皇宫里面修炼的!

    杨国忠“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带着满脸的羞愧说道:“二师叔,都是国忠的失职!我不该这么随便就抽取一个看上去很弱的对手给三师叔!都是国忠的错,没想到这个叫做秦无道的人竟然这么厉害,逼得三师叔迫不得已施展妖术!二师叔,请你惩罚我吧!”

    杨玉环听了杨国忠这么说,也赶紧向红玉长老跪了下来,柔声说道:“玉环儿也有责任,二师叔若是惩罚,玉环儿愿意替师兄分担一部分!”

    “算了!”

    红玉长老轻轻闭上了眼睛,有些颓然地坐回了座位之上,喃喃说道:“国忠、玉环,你们不必自责了。老三的脾气就是如此,我认识他这么多年了,还不知道他吗!他是真的被这个叫做秦无道的修士气到了,唉……这个脾气啊!”

    “二师叔……”

    “算了算了,这场比试已经没有看下去的必要了!”红玉长老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当众施展妖气,这等于在向整个长安城的修士挑衅,老三就算是赢了这个秦无道,也会被驱逐出城的,这个护国法师的名分是绝对得不到了!更何况,依照现在的情况,就算老三全无保留地释放妖气,恐怕也斗不过这名人族修士了!”

    杨国忠听了红玉长老的话,猛地起身说道:“二师叔,我这就去安排军卫保护三师叔的安全,一定不能让他因为身份被识破而受到人族修士的攻击!”

    “等等……”

    红玉长老忽然叫住了杨国忠,紧闭着双眼,冷冷说道:“去修改一下赛程,我要在下一回合杀了这个秦无道!”

    一股杀气徒然从红玉长老的身体里面爆发了出来,顿时席卷了整个屋子!

    杨国忠忍不住打了冷战,骇然地看了一眼红玉长老,赶紧低下了头道:“是!国忠这就去修改!相信二师叔出手,这个秦无道一定会死无葬身之地!”

    …

    …

    “道兄,道兄你快看!”

    就在流波长老毫无顾忌地释放着冲天煞气的时候,一个眼尖的修士猛地站起了身子,拉着旁边的一个修士大声喊道:“这个人,这个人怎么会释放妖族才能修练的煞气?难道说这个人是妖族?!!”

    随着这个修者的一嗓子,又接连有数名修士站了起来,大家霍然发现,这个修为足有凝脉三重天的散修流波竟然是妖族!

    “王八蛋,这老东西是个妖族!怪不得刚才还杀了一个崆峒派的杜锋!这简直是我们人族的耻辱啊!秦无道兄弟,你可要杀了他,杀了这只无耻的异类!”看台之上有的人族修士一见到流波长老是妖族,顿时愤怒地大声叫喊了起来。

    一时间,看台之上群情激奋!

    妖族人族,数千年来就是互相水火不相容的对头,从有人族出现,就一直在于妖族征战着!

    虽然大唐国建立之初,那个被称为雄才大略的唐太宗李世民曾经说出过“自古重人族,轻巫、妖,而朕独爱之如一”这样的话,可是但凡看过点史书的人都知道,这句话是在那位传奇的不能在传奇,号称“风尘三侠”之一的李靖李药师在西域漠北大败了妖族之后,这位皇帝才说出来的。

    “杀了他!为人族除害!”一个修士当先站了出来,对着斗法场大喊了起来!

    “杀了他!”

    “为人族除害!”

    “杀了他!”

    ……

    只能说群众是很容易被煽动的,现场的情形很快地统一了起来,所有的人都从座位上面站起了身子,高呼着让秦无道秦大当家杀了妖族流波长老。

    这个时候的董三甲和马小翠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虽然他们是跟着秦无道秦大当家的,可是毕竟也是妖族,这个时候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

    最后还是董三甲拍了拍马小翠的肩膀,安慰道:“不用管这些百姓的想法了,毕竟大当家还是对咱们兄弟很不错的!士为知己者死,管他娘的对方是人族是妖族,还是他娘的人妖呢!再说了,大当家的两位夫人姜茗儿和姜茝儿,还不是烈山氏妖族嘛!我相信大当家的绝对会对妖族与人族一视同仁!”

    马小翠笑了笑,说道:“这个我知道,大当家的绝不是泥古不化之人,这么多天的相处我们都能看的出来,大当家的眼里只有自己人与敌人,却是部分什么种族与血脉的!”

    他们两个人在一旁交谈,却不知道巫族少主钟楼在一旁把他们的对话全部听了进去,他这个时候再望向了斗法场里面的秦无道秦大当家,眼神之中竟然又多了一丝敬佩的颜色!

    …

    …

    流波长老这个时候已经完全感受不到了周围看台上面的人群对自己的咒骂了,他全部的精力都化为了一缕缕的妖气注入了三品黄钟里面,没有一丝的保留,那三品法宝像是再生了一般,通体发挥着几乎能够刺伤人眼的金色光辉,在流波长老的头顶缓缓漂浮。

    “小子,你竟然逼的长老我全力施展妖术,这样的年轻人已经很少见了!能够死在我流波长老全力一击之下,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流波长老咬牙启齿地说着,眼睛里面闪过了浓浓的狰狞之色!

    “这是我耗费了我一生的经历研究出来的绝世攻伐之术,在你之前,我只对两个对手实战过,你知道他们的下场吗?他们全部被我轰成了渣滓!渣滓!”流波长老歇斯底里地大叫着,几乎想要一口把秦无道秦大当家吞进肚子里面似的,大吼道,“秦无道,你还不知道吧?我这招攻击之术号称岭南最强破坏仙光,这中光打击出去,几乎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抵挡的住,就算你的肉山再强横,在这种光束的照耀下面也会被化成血水蒸发干净!哈哈哈……小子,你现在是不是怕了?本长老告诉你,现在害怕也是晚了!老子因为你释放了妖气,这个时候恐怕整个长安城的人都知道老子是妖族了!老子的计划一定也已经泡汤了!你,都是因为你,若没有你,本长老已经是大唐过那个无道昏君的护国法师了!都是你这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破坏了我们门派的大事!所以,你去死吧!”

    秦无道秦大当家抱着膀子,笑眯眯地看着这个鲤鱼精在他面前歇斯底里地大叫,在这个过程其实秦大当家已经有一百次机会可以把这个鲤鱼精轰成渣滓了,可是现在秦大当家改了注意,因为这个鲤鱼精说他正在酝酿的这个攻击之术是岭南最强的!

    岭南最强?秦大当家被这个称呼勾起了好奇之心,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岭南最强的攻击之术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强!

    “守死吧!本长老独创的,岭南最强的攻击之术……”流波长老双手举国透顶,手指都申成了抓状,三品黄钟剧烈地旋转了起来!

    流波长老大喊道:“回光束!!!”

    轰——

    整片世界都徒然暗淡了下去!

    这倒不是因为有什么东西遮住了光,而是那个三品黄钟徒然把自己散发的光芒全部收敛到了体内,缓缓郁积城了一个金光灿灿的球状。由于斗法场内外的观众刚才一直处于三品黄钟巨大金色光辉的照耀之中,这个时候三品黄钟徒然收取了光芒,顿时让大家感觉到好像天色黯淡了一样!

    秦无道秦大当家的注视下,一个并不粗壮的光束猛地从黄钟里面射向了自己!

    “好厉害!”

    看台之上的钟楼眼神徒然一凛!

    这一道看似寻常的光束,其实完全是浓缩了刚才所有的光芒还有流波长老的全身煞气而成!

    看似寻常,其实暗藏杀机!

    站在巫族少主钟楼身后的四个巫族奴仆大能全部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由得惊到:“收敛光束?!!这种道术是曾经被认为世上最强攻击方式的,只不过修炼太过艰难,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炼成,没想到这个岭南之地的小小妖修竟然能够炼成!这个叫做秦无道的人族修士就算不死,恐怕也要留下点什么东西在斗法场里面了!这个秦无道,本来在刚才这个叫做流波的人聚集招式的时候,他有许多机会都可以杀死对方,可他却偏偏不出手,白白浪费了机会!真是太托大了!”

    董三甲和马小翠在一旁听了四个巫族奴仆的话,顿时一撇嘴,十分不爽地说道:“你们别开玩笑了,我们秦大当家的本事岂是你们眼里看到的这么简单?我跟你说,别说对方只是一个小小的凝脉三重天的妖修,就算是金丹期的大能,我们秦大当家也能照杀不误!”

    母鸡蹲在董三甲的脑袋上面扑腾了两下翅膀,也点头支持二人道:“咕咕鸡!”

    …

    …

    “去死吧!”

    流波长老歇斯底里地大吼,两只眼睛瞪得几乎要渗出鲜血来!

    黄色古钟缓缓轰鸣了一声,狠狠爆发出了那束光芒向秦无道秦大当家射了出去!

    秦无道在后世的时候经常听到一句话,天下武功,无坚不破,唯快不破!

    世界上什么最快?恐怕就是光了吧!

    一缕光束狠狠射向了秦无道,可是就在连光还没有到达秦无道的身体上面的时候,秦大当家忽然翘起了嘴角,用肉眼几乎看不见的速度从百宝囊里面掏出了一个古朴陈旧的东西,挡在了光线必经的地方。

    天官铜镜!

    斗法场里面光辉一闪,紧接着发出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呲啦”声。

    看台上面的所以人几乎觉得连万分之一瞬间还没有到的时候,下面的斗法场里面,已经少了一个身影!

    流波长老,人间蒸发!

    这一次并不是流波长老施展了什么秘术飞快地逃离了现场,而是真真正正地被一束光线照成了血水蒸发!

    就在刚才那一刻,光束几乎要照到了秦无道身上的时候,秦大当家祭出了沈清绰当初交给他的三品法宝天官铜镜挡在了胸前。

    这枚铜镜,是摸金派天官级别大能亲手炼制的至宝,闪烁了一圈圈似黑非黑似白非白的光环,硬硬地接住了这一束光芒!

    不但接住了这束强悍至极的光芒,而且秦无道秦大当家眼珠一转,竟然想起了自己在后世上学上物理课的时候经常接触的一个原理。

    反射!

    于是,秦大当家像是小时候玩镜子反射光线去晃女同学眼睛似的,笑眯眯地把手里的天官铜镜转了一下,于是这束光线就被反射到了可怜的流波长老身上。

    可惜了这一只百年鲤鱼精,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立即化为了水汽在人间蒸发掉了。

    “唔……果然不愧是岭南第一的攻击之术啊!”

    秦无道秦大当家抱着天官铜镜,看到了流波长老一下子被从人间蒸发,也是小小地震撼了一下,忍不住道:“我还以为你这个鲤鱼精骗人的呢,没想到真这么厉害!算你没有欺骗本当家!”

    “咚——”

    三品黄钟颓然掉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苍老的声音。

    全场皆惊!

    …

    …

    “噗——”

    红玉长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眼前一黑,几乎栽倒在地上!

    流波长老的惨死完完全全被她看在了眼里,她几乎是在愣了十秒钟之后才反映了过来,自己相识了几十年的三师弟流波,就这么活生生地死在了自己的眼前!

    竟然还是以一种极其憋屈与滑稽的方式!

    “老三…...三弟!”

    红玉长老的神情激动,身子竟然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杨国忠因为出去安排军卫想要保护三师叔的安全,所以现在不在阁楼里面,只有杨玉环陪着红玉长老观看比试。这个时候杨玉环见状,急忙跑到了红玉长老身边,扶着她做回了椅子上面,哀声说道:“二师叔,三师叔已经去了,请您节哀吧!这次师门任务,只剩下二师叔您了,您一定要保重!”

    “保重?哈哈哈……保重!保重什么,你让我如何能够保重!老三死了!老三就这么被人活活杀死在了斗法场里面,连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来!我怎么能不激动!”红玉长老身子剧烈颤抖着,脸色惨白纸,颤声说道,“而他死去的方式,将要被长安城乃至整个修真界嘲笑几百年!我作为他的师姐,作为和他相识几十年的旧时,我如何能不激动,我如何能节哀?!!”

    “二师叔……”杨玉环神情悲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我要去杀死他,我不会让这个害死老三的活过今天!”

    红玉长老霍然站了起来!

    …

    …

    “怎么又是我?”

    秦无道秦大当家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看眼前的这个选拔官员,就在刚才,这个人竟然告知刚刚走下斗法场的秦无道准备下一场比试。

    “先是什么比试都轮不到本当家我,现在却是连个喘气的功夫都不给我,刚刚胜利一场,就要立刻进行第二场?我说你们这个赛事真他娘的奇葩啊!”

    秦无道秦大当家刚刚从全场观众声势滔天的欢呼声中走出了斗法场,这个时候刚刚回到了董三甲等人所在的看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通知下一场还是自己的比试。真是让秦无道有些哭笑不得。

    “当家的,我觉得这里面有猫腻!”董三甲凑了过来,小声对秦无道说道,“不然的话,不可能让选手这么频繁地出场,一点休息的时间都不给。”

    “废话,傻子都知道这里面肯定有猫腻!”秦无道秦大当家没好气地说道。

    这个时候钟楼忽然走了过来,一张英俊沉默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敬佩之色,对秦无道秦大当家说道:“秦无道兄弟,你的厉害我终于见识到了,这证明我的眼光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你不但是一位值得敬佩和尊重的战士,而且我从你的身影里面依稀看到了一丝王的气息。你很好!”

    一丝王的气息……

    跟在巫族少主身后的四个巫族奴仆听到了这句话,悚然而惊!

    “秦无道兄弟,我这次来中原,是受到了父亲的吩咐去向大唐国的皇帝称臣,这样我们的蒙舍诏就会得到唐国的庇护,可以有更多地精力去与彩云之南的其它五诏战斗。”钟楼紫发轻轻漂浮,神色淡淡地对秦无道说道,“可是我来到了长安,见到了住在大明宫里面的皇帝,可是他一点也不厉害,他没有什么王者的气息,除了那一缕缕悬在长安城上面的紫气隐隐保护着他之外,我真的在这个皇帝身上找不到任何值得尊敬的地方。”

    他叹了口气,神色忽然变得激动了起来,大声说道:“可是伟大的战士并没有让我这次中原之行成为浪费时间的事情,因为我在这里遇到了秦无道兄弟你!你的身上有太多令我惊讶的地方,你的力量甚至比拥有高贵血统的我还有强大!”

    秦大当家被说道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轻轻笑着说道:“钟楼兄啊,你太抬举我了!”

    钟楼摇了摇头,说道:“秦无道兄弟,我说的是认真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我希望你能够来到彩云之南,到我们的蒙舍诏做客!我会把你引荐给我的父亲,蒙舍诏伟大的王,伟大的战神皮罗阁!”

    “哈哈……钟楼兄弟,只是区区蒙舍诏吗?”秦大当家目光闪烁,喃喃说道,“为什么不是请我到六诏统一的南诏国做客,去见一见伟大的云南王呢?”

    钟楼的眼睛徒然一亮!

    “蒙舍诏有钟楼兄弟你这样的勇士,这样的事情,还不是很快就可以办到吗?”秦无道秦大当家很神棍地说道。反正后世钟楼他老子的确当上了云南王统一了六诏,这种必中的预言,秦大当家说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两个人正说着,斗法场里面突然闪烁了一道红光,接着一个穿红衣的女子落入了斗法场中央。于此同时,选拔官员开始大声宣布了起来:“下一场比试,秦无道对红玉!”

    “行了,我去斗法场了!”

    秦大当家挥了挥手,再次大步走向了斗法场里面。

    看台之上的观众在刚一听到了秦无道这个名字的时候还没有反应过来,可是当看到秦无道秦大当家再次大摇大摆地出现在了斗法场里面的时候,顿时群情激动了起来!

    “卧槽泥马勒戈壁,这不是摆明了欺负人嘛?”看台之上有的修士一见又是秦无道,顿时气得跳了起来,指着选拔官员大喊道,“黑幕!黑幕!秦无道兄弟刚刚为民除害杀死了一只妖族,这个时候应该让他下去休息,怎么能够让已经损失了大量体力的他再次战斗呢!”

    “就是就是!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选拔官员和刚才死去的那个妖族是一伙的,还是说和斗法场里面的这个红衣女人有一腿?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的方法太不守规矩了,应该让秦无道去休息!”

    “王八蛋!这个女人绝对是某个选拔官员的姘头,要不然怎么会这个时候上场!摆明了是欺负秦无道小兄弟刚刚战斗得力竭,这个时候上来赚取胜利!太可恶了!太无耻了!”

    群情激奋,众口一词,全部都是支持秦无道的。毕竟刚才一场战斗,秦无道秦大当家用自己的实力完完全全征服了在场每一名观众的心!

    这个时候,秦无道秦大当家就是看台上所有观众眼中的偶像,而这些观众很自觉地化身成为了秦大当家的粉丝!

    粉丝对偶像的支持是无条件的,也是最疯狂的!

    更何况自己支持的偶像还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卧槽泥马勒戈壁,欺负秦无道小兄弟,老子能忍!

    所以一时之间,看台上面所有的观众都开始向面露杀气的红玉长老破口大骂了起来。

    “岭南红玉,娶你狗命!”

    红玉长老冷冷地注视着秦无道,眼神之中恨不得伸出一把刀子来将他碎尸万段!

    秦无道秦大当家一听又是岭南,顿时乐了,心里隐隐猜出了七八分。他眼睛里面闪烁了一丝清幽光芒,全力运转【寻龙眼】上下打量红玉长老,一看之下,心里立刻明了。

    清了清嗓子,秦无道秦大当家忽然提丹田气,大声向全场的观众喊道:“各位!这个女人也是妖族,她和刚才死了的岭南妖族是一伙的!在下修炼有火眼金睛,分明看出了这个女人是一朵野花修炼成精!”

    “嚯——”

    全场骚动了起来!

    “这是什么情况?对面那个叫做红玉的女人也是岭南妖族?是了,肯定是这样,要不然为什么这么着急上来也秦无道兄弟战斗,恐怕是为了给刚才死去的妖族报仇吧?”看台之上立刻便有人分析道。

    “王八蛋!老子知道了,这个女人……不不不,女妖!这个女妖不是选拔官员的姘头,她是刚才死了的男妖流波的姘头啊!你们看看,她这么着急上台干什么来啦?这是给男人报仇来了!哈哈哈哈……”

    “秦无道,杀了她!既然她也是妖族,一定不能手下留情啊!你要让全长安的人们都看一看,咱们人族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杀了这只女妖!”

    “杀了这只女妖!”

    ……

    “够了!”

    就在看台上面的声音越演愈烈的时候,红玉长老猛然爆发出了一声断喝!紧接着她凌厉的眉毛一动,霎那间,一股声势骇人的杀气猛地从她的身体里面爆发了出来,向四面八方席卷了过去!

    一瞬间,看台之上的所以观众都如至冰窖!

    所以人在这股杀气里面,竟然都被压制得说不出话来!

    “秦无道,你眼力不错!我便是妖族,现在就要取你狗命!”红玉长老肆虐地释放着杀气,目光冰冷地望着秦无道。

    在方才那一刻,红玉长老释放的大部分的杀气都涌向了秦无道,她知道这个人肉身强横,法宝也是层出不穷,所以为了能够顺利将秦无道击杀,红玉长老释放出了她的杀手锏,百年苦修的杀气!

    她相信,此杀气一处,必能在气势上面稳稳压制住秦无道!

    红玉长老对自己多年修炼的杀气还是很有信心的!全力释放这样的杀气,岂是秦无道一个区区筑基二重天修士可以抵挡的?

    “哼哼哼…...”

    红玉长老看着四周看台上面像是被点了穴道的观众,眼神里面闪过了一丝不屑,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又一声冷笑在红玉长老的对面响起。

    “哼哼哼……”

    红玉长老霍地抬头,心里面徒然一惊,因为她看到了秦无道摆着一副玩味的笑容,颇为有意思地望着自己。

    “你……你怎么不受杀气影响?”

    红玉长老惊呆了,忍不住把心里面的质疑大声向秦无道喊了出来。

    “哈哈!”

    秦无道秦大当家仰天大笑了两声,目光之中有些不忍地看了看红玉长老,朗声说道:“我说野花精啊,你释放的这个东西是杀气?你没跟本当家我开玩笑吧?”

    说完之后,秦大当家还颇有心情地望向了看台之上巫族少主钟楼所在的地方大喊道:“钟楼兄,你说说,这个野花精释放的东西也能算杀气?”

    钟楼一听,脸上也是难得地露出了一丝微笑,当下大声说道:“秦无道兄弟,她释放的东西和你相比,简直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的东西!”

    “哈哈哈哈哈……”

    秦无道秦大当家爽快地大笑了起来。

    “你……可恶!”红玉长老眉头暴跳,忍不住上前迈出了一步,正要动手。

    就在这个时候,秦无道秦大当家脸上的笑容徒然消失,取而代之的事一股浓浓的阴冷之色!

    “这才是杀气!”

    轰——

    秦无道一脚迈出,斗法场内,阴风怒号!

    这并不是世界上的各种自然风,而是在秦无道秦大当家体内汹涌而出的一股庞大得无法形容的杀气!

    小小的斗法场根本没有办法容得下这些杀气!

    阴风肆虐,一瞬间充斥了整个玄武门!

    再一刻,偌大的长安城全部被这股滔天杀气笼罩了起来!

    阴风怒号之下,紫气低垂,皇家无语!

    “天呐!!!”

    巫族少主钟楼身后的四个凝脉三重天奴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再没有一丝的血色!这个时候的长安城就像是进入了末日一样,飞沙走石漫天,日月无光!

    大明宫里面,唐玄宗李隆基哆哆嗦嗦地躲进了龙椅下面,怯怯地望着窗外昏暗的天空,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慈恩寺。

    窥基长老和冲虚道长走出了茅屋,默然地望着远方的天空。

    这个时候,也只有这样一座百年之间被佛法护佑的寺庙依然能够保持着最后一丝的清静。

    “窥基大师,你知道这是何方妖孽在为祸长安吗?”冲虚道长眉毛紧紧地皱在了一起,忍不住向身旁的窥基长老寻问道。

    窥基长老摇了摇头,双手合时,道了声“善哉”,叹了口气说道:“不是妖孽,实乃古时一位杀神!”

    冲虚长老一愣,急忙问道:“长老此话怎讲?莫不是长老已经知道了此人身份?”

    “这个人乃是古代一员战将,生时征战四方,犯下了滔天杀戒。死了之后,化身杀神武圣,上斩仙人,下斩恶鬼,一把长刀不知砍短了多少灵魂!”窥基长老默然说道,“这个人命数奇特,一成了却了红尘遁入空门,成了我佛分守护明王加蓝菩萨,一成上通天界,被封千古武帝真君,只是他那最后一成命运却是遗留在了人间,替人遭了千年劫难。”

    “窥基大师所说之人,可是武圣关羽关云长?”冲虚长老问道。

    “正是此人。”

    窥基轻轻叹息,默然说道:“如今武圣结了天大机缘,已经了结全部人间命数,却也因此留了一件本该消失的器物在人间。所以这一物件便继承了武圣一生三化身的全部杀气,如今所见,便是这器物所发。”

    “既然如此,我身为大唐国师,定要毁了这东西!大师,贫道去去就回!”

    冲虚道长听明白了前因后果,便脚踏七星,一转眼离开了大慈恩寺而去。

    “阿弥陀佛……”

    窥基大师默然摇了摇头,望天喃喃说道:“千古杀劫,又岂是你我之力可以阻挡的!次子既然已经卸关帝遗物来到长安,这大唐国只怕要丢失国之重器了!好一个千年的打劫啊,看来贫僧也要动一动先师遗留下来的一些底蕴了……”
  

  

http://www.nbptweb.net/7_7168/51025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