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穿越成为五零后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她猜得没错,刘兰走了没两天,周爱华就来找周奶奶了。

    周晓然都怀疑她是专门被周奶奶叫过来转移火力的。

    周姑姑人到中年,还是能看出当年队里一枝花的风采,只是这些年计较柴米油盐的生活让她的面相看起来带了丝刻薄。

    手里抱着才一岁大点的小儿子,见着周晓然就开始炮轰:“你给你妈写信,让她给王干事说说,把二春再招回去,我们二春哪里做的不好了,要把她精减回家,还不是因为她那个师傅害她,你妈怎么都不帮着说说话啊,她跟王干事关系那么好,任由人家欺负我们二春,有她这么当舅娘的吗!果然跟咱不是一家人!”

    呵,这话说的,恐怕是长听周奶奶的念叨吧,她跟她妈都不是她们周家人。

    周晓然瞥了周奶奶一眼,周奶奶略过一丝尴尬,片刻又恢复如常,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爱华,你把心放肚子里,要是三丫头不帮你说,我写信给陈芸,不怕她不听我的。”她当然有底气了,就冲她同意了陈芸大着肚子跟她家二小子的婚事,陈芸也不敢对她说半个不字。

    周晓然想,可不能让周奶奶写信,这事明显是不成了,照她妈那性子,还不得把自己为难死。

    “姑,你是听谁说的?李二春被精减是她师傅害的?”

    周姑姑一愣,立马叫道:“是二春亲口跟我说的,难不成还有假?你别想给你妈推脱,都是因为她不肯帮我们二春,才让那个老虔婆得逞。”老虔婆指的是李二春的师傅。

    “可是我了解到的并不是这么回事啊,刘家的那个兰子,就是一块跟二春进厂的那个,她前两天来找过我,跟我说起过这事,说是二春是因为政治思想汇报不过关才被厂里精减了的,还说,精减她都是最轻的处罚呢,严重点的还被抓起来给扣上各种帽子呢,到时候难保不会影响到家里。”

    周奶奶和周姑姑大惊!

    这个时候要说你政治思想有问题,就不能等闲视之,严重的,可能真的会像周晓然说的那样,家里人都会受影响。

    当然,当时刘兰也只是提到这么一句,周晓然估计主要原因还是李二春不会做人,得罪的人太多了,又不好好工作,可不就给人抓住小辫子了么,但是跟周奶奶她们就要往大了说。

    周姑姑犹疑不定地说:“是刘兰跟你说的?那怎么能信呢,二春说了,刘兰本来就对她有意见,她原本也可以帮她的,可是就因为一些小矛盾愣是不管。”

    周晓然乐了,“刘兰跟她有什么仇什么怨啊,为什么要跟我说假话,况且,这些事又不是什么秘密,都被竖立成典型了,你上省城厂里一打听,人人都知道,姑,二春恐怕是怕你打她,没有跟你说实话呢。”

    周姑姑爆喝一声,“这个小兔崽子!看我不回去揭了她的皮!”

    周姑姑气冲冲地回去了,周奶奶在后边叫着:“你慢点,还抱着孩子呢,这么大的人了,也学不会稳重点。”

    “奶奶,那我就先走了啊,还有好多活没干呢。”

    “晓然,晓然,你等等,你奶还有话没说呢。”大伯娘叫住周晓然,频频地向周奶奶使眼色。

    只见周奶奶嘴张了半天,冒出一句,“我这有些点心,你拿回去吃吧。”说完从兜里掏半天,掏出一个油纸包来,递给周晓然。

    周晓然真想出去看看,天上是不是下红雨了,这可是有史以来头一遭啊!弄得她都不敢接了,看了看大伯娘,这葫芦里又是卖的什么药啊?

    大伯娘对她努努嘴,说:“还不赶紧拿着,你奶这是疼你呢,我们晓红晓兵都舍不得给。”

    那她就更不敢拿了。

    岂料大伯娘一把拿过来塞进周晓然的兜里,“你这孩子,这可是你亲奶,给你点心吃还不好意思要了,有啥不好意思的。”

    愣是让周晓然把那个油纸包揣回了家。

    打开油纸包,是一包点心渣.....其实这在这个时候是很常见的,好多人连点心渣都吃不上呢,周晓然并不馋这一口,在上工的时候全给杨昊吃了。

    岂料,第二天,杨昊又给她带来两块桃酥.......比她的点心渣要好多了........这孩子真实诚!

    “我发现了一个好地方,你想不想去?”

    周晓然好奇,“什么好地方?”

    “你跟我走就知道了。”

    两人从石头岭往山里面走,杨昊还背着一支猎枪。

    “你不会是想往深山里去吧?”

    杨昊走在前面,闻言转过头看着她,“你怕了?”

    是的,她怕了,听说深山里有狼有野猪,她怕死。

    杨昊嘲笑,“怎么还停下了,放心吧,不会往深了去,我就打打兔子。”

    周晓然一想,杨昊也还算靠谱的一孩子,总不能拿着他自己的小命开玩笑吧。

    杨昊可乐地走在前头,就没见过这么胆小的丫头,他们队里的小姑娘个顶个地淘,个顶个地胆大。

    “有兔子!”

    一只灰色的兔子嗖的一下从树丛跑过去。

    “你别一惊一乍地给兔子通风报信。”

    好吧,她闭嘴了。

    “彭——”

    倒地一只,周晓然噌噌噌跑过去捡起来。

    好肥!麻辣兔丁!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又往前走了一会,杨昊突然转过来看着周晓然,“我们到了。”

    什么?

    周晓然的眼前出现了一片花海。

    一个长长的山坡,长满了黄的白的小雏菊,此时夕阳也斜斜地铺了过来,一层淡淡的金光笼罩着周围,蝴蝶、蜜蜂的翅膀都好像变成了透明。

    在杨昊的眼里,此时的周晓然是离他最近的,近的可以看见她耳朵尖上浅浅的绒毛,可以闻见她身上散发的一种莫名的香气,可以听见她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快,快来帮我多采点,我要做成菊花茶!”

    杨昊心里的绮思突然就被打断了.........

    认命地帮着周晓然采菊花,在他的设想里,此时的他们应该是肩并肩坐着看夕阳啊,现实好残酷!

    没想到还有这样一个地方,周晓然高兴地想,偷偷地拔了两株菊花扔进了空间里。

    嗯,收获满满,这些就够了,以后再想要就可以直接从空间采了。

    在回去的路上又收获了一只兔子,白色的,毛色相当漂亮,周晓然在想,要不要留着冬天做一个围脖或者手套呢。

    于是,她把那只白色的提回了家,杨昊还想把另一只也给她,被她严词拒绝了.....怎么好意思独占哪。

    晚上美美地吃了一顿兔子肉,还小喝了一杯葡萄酒。

    周晓然还留了一碗给杨昊,他们家人多,不一定能分到几块肉呢。

    “你最近是不是又偷懒了?”

    周晓然顿住,这个死孩子,给他肉吃还来揭自己短,她最近都没怎么上山搂猪草,太阳实在太毒辣了,就在用空间里之前存的猪草,偶尔也夹杂点空间种的蔬菜。

    “你赶紧吃完,我把碗拿回去,今天的猪圈你帮我扫了啊。”

    杨昊夹了一口肉塞进了嘴里,笑眯眯地应了声,“没问题。”反正他也没少打扫。

    对嘛,这才是那个好孩子!

    “周晓然,你以后想做什么?难不成在这喂一辈子猪?”

    额,怎么突然跟她谈论这么高深的问题,说真的,她不知道她将来想做什么,她上一辈子想当一个化妆师,后来被她爹扼杀在了摇篮中,这辈子.....还没想过,按照上一世的轨迹,等这场运动过去,还有九年,那个时候她25岁,不出意外也有孩子了,以前她是打算参加高考的,不为别的,只为了学习更多的知识,现在....她还是这么打算,杨昊问她以后想做什么职业的话.....她是真不知道。

    “反正不会在这喂一辈子猪,说不定,我以后会成为一个贤妻良母。”周晓然开玩笑道。

    杨昊愣了一下,“那....你不想站的更高一些,看的更远一些?”

    “站到哪里才算高?看到哪里才算远呢?”周晓然抿嘴一笑,她想起了前世有一句话,“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你别看我现在在这喂猪,实际上我的心正在马尔代夫游泳呢。”

    “马尔代夫....在哪?”

    “在印度洋。”

    “印度洋....又在哪?”

    “..........你以后就知道了。”

    “那....以后我带你去。”

    周晓然失笑,“你以后可以带你媳妇去。”

    杨昊抿抿嘴,没说话。

    周晓然也没有过多的在意。

    第二天她却被有根叔叫去了。

    “晓然啊,你来队上也快满一年了吧。”

    这个开场白,是有什么事吗?

    “已经整十个月了,有根叔。”

    “嗯,你的表现一直都很好,我看了,今年的猪你养的很好啊,这才半年就一百多斤了,可见是用了心的。”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我争取在年底养到两百斤,让社员们多分点肉。”

    有根叔欣慰地点了点头,“嗯,你的觉悟是很好的,看来,养猪这个活派给你是正确的,也不枉我当初在队里为你争取一番。”

    周晓然感激地说,“我一直都记得有根叔您对我的照顾,我以后肯定会报答您的恩情。”

    “欸,报答就不必了,我跟你爹也是多少年的交情了,我记得我们家二小子刚半岁的时候,就听说你爹又得了个闺女,在信里都能看得出,他高兴地很哪。”

    周晓然笑着听,等着有根叔进入正题。

    “我呢,没你爹那么好的福气啊,有个好闺女,我就两个臭小子,成天的淘气,不给我省心。”

    有根叔端起搪瓷杯子喝口水,继续道。

    “可是,我也不能不管哪,大儿子已经娶妻生子,在公社也干的好好的,我就是操心这个小儿子啊,都十七了,还不懂事呢。”

    杨昊?杨昊有什么事跟自己有关的?

    有根叔犹豫地看着周晓然,“我不知道 二狗跟你说过了没有?”

    周晓然茫然,“说过什么?”

    有根叔见状叹了口气。

    “哎,这小子,感情你还不知道呢。这队上啊,下了一个工农兵大学的推荐名额,我呢,是舍了这张老脸,想把名额给了我家二狗,可这小子死活不肯,说是要让你去。”

    周晓然是真的惊呆了,杨昊把推荐上工农兵大学的名额给了她!

    难怪,难怪昨天对自己说那么奇怪的话。

    可是....为什么啊?

    到这步,周晓然不得不正视一些问题了,一直以来她就是把杨昊当成个小男孩,忽略了实际上他还比现在的她大一岁的事实,现在回想起来,杨昊对自己可谓是很好了,一个处于青春期的男孩对一个差不多大的异性那么好......不可能那么单纯吧.......

    周晓然回过神来。

    “有根叔.....我并不知道这件事......我.....我跟您交个底吧,我是不会去上工农兵大学的,您知道的,等到我再大一点我就会结婚了,到时候肯定是要随军的,所以....您不用担心。”

    有根叔顿时就放下心来,激动的手都抖了,他也算看出来了,只怕自家二小子对晓然这丫头的存了异样的心思,可是....人家都是有对象的人了啊,对象还是个军人,明知道不可能的事,还要上赶着对人家好,这不是个棒槌嘛。

    “晓然啊,你放心,只要你想去,等到下一次的时候,有根叔一定把推荐给你,二狗那里,有根叔还得求你帮帮忙,这小子实在太倔了,我怎么说都不听。”

    周晓然答应了。

    她直接跟杨昊说明自己不想去上工农兵大学。

    不料,杨昊听了她的意思后,说了句:“你是不想要我让给你的名额吧?因为是我让给你的。”

    什么意思?

    没等周晓然反应过来,杨昊甩过来一句‘知道了’,就潇洒的离开了。

    周晓然有点蒙,他知道什么?

    算了,反正有根叔交代的事情已经解决了。
  

  

http://www.nbptweb.net/78_78080/272043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