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第一皇女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宴会风云12
    戏中的主角吗?挽歌看着对面的思公主,若有所思。

    就好像感应到挽歌的视线一般,本在发神似的思公主,哦不,现在该称呼为香宁公主了,她稚嫩的脸蛋上带着不似孩童该有成熟,冲挽歌甜甜一笑,脸颊上露出可爱酒窝,莫名的让挽歌心频一乱。

    宴会还未结束,挽歌就率先退场,她回到宫中,只觉得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累的,她倒在自己的大床上,柔软的触感令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可现在还不能睡,关于司暮的事情,也该有个结果了。

    司晨不知道又跑哪儿去鬼混了,自从有了太监这个身份,他越发把皇宫当做自己家。

    不过这样也好,下意识的,挽歌并不想让司晨也参与这一次的话题,她唤来爱荷,问道:“司暮安顿好了吗?”

    爱荷低着头,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反倒是从怀中掏出一封书函递给挽歌,道:“公主,大人说在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先让你看了这封信,之后你在定夺是否该继续这件事。”

    “先看信?”挽歌接过书信,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她的眉心紧皱在一起,打开书信,读了起来。

    随着她慢慢往下读,眉头就没有再舒展过。

    最后,挽歌将信折起来,一声不吭,起身走到烛台边上,将那封信烧为灰烬。

    她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是淡然的,只是眉心间带着点淡淡的忧愁。看着那堆灰色的粉末,挽歌背对着爱荷,轻启朱唇,道:“孤想一个人静静,你先下去吧。”

    爱荷从来都是乖巧的,不会过问,她半低着头,小声回应道:“是。”

    然后就悄无声息地退出了房屋。

    夜正浓,天幕上的云不知何时遮挡住了月亮,大地一下暗了下来。好似被一层黑色的纱网笼罩。

    爱荷退下后。并没有直接回到自己屋中,而是趁着夜里无人,通过一条无人知晓的密道,来到宁府汇报挽歌的反应。

    宁远行正在挑灯批阅公文。他至始至终没有抬起过头。好像没有什么能比他面前山一样高的纸更重要。

    听完爱荷的汇报。他手中的动作一顿,淡淡地道:“想必她通过这次的教训,也该能分清是非黑白。好人坏人,找机会把司晨除了。”

    “是。”爱荷点头道,眼中闪过一丝狠厉。

    在爱荷离开皇宫的这段日子,挽歌也没有闲着。

    她坐在软榻上,手撑在上边的小桌子上,拖着下巴,好像在发呆。

    可很快,她就动了动,对着空气说道:“司晨,在的话,能下来说会儿话吗?”

    她的话刚落,下一刻,司晨就从窗外嗖的一声窜了静来,就像一只来无影去无踪的猫儿,没人能控制他的自由。

    挽歌感叹他绝世的轻功,她刚才也只是碰运气地随便开口说说,没想到对方真的在外面,她完全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但是,她知道今晚他一定在。

    望着一身太监服的司晨,挽歌率先打破寂静,问道:“刚才我和爱荷谈话时,你在吗?”

    司晨也直视着挽歌,认真点头,道:“在。”

    挽歌微笑,继续问道:“知道爱荷给我的信中写的是什么吗?”

    司晨摇头,“不知道。”

    挽歌挑眉不语。

    司晨继续道:“但是能猜出来。”

    “哦?”挽歌笑得很淡然,她半撑着脑袋,显得有些漫不经心,“说说看。”

    “信中写了我的身份,主人是谁,以及我为何来到你的宫中。”

    挽歌目光一闪,坐直身子,轻拍了一下手掌,表示赞许道:“晋王府训练出来的刺客,果真不同凡响,说得一点不错。”

    挽歌从信中得知,司晨与司暮是晋王府的死士,经由特殊的训练,其心智单纯,武功不凡,易被控制,他们没有属于自己的情感,一切行动,都是听从主人的调遣。

    所以这些天,司晨所表现出来的,也极有可能是事先被人指示这样做,为的只是博得挽歌的信任。

    而之前众人都以为司晨是皇后的人马,也是晋王府的人有意为之,为的,就是让甄宁公主和皇后彻底反目,鹬蚌相争,他们才好从中渔翁得利。

    可惜最后计划失败,因为挽歌接受了皇后的凤與,代表两人的关系开始好转,晋王府的人再此行动,派出之前行刺过挽歌的司晨,来混淆他们的视听,让其注意在此转移到皇后身上。

    哪知,这个计划还是被宁远行看破了。

    从司晨太医院盗药开始,一切就是被设计好的,只有挽歌被傻傻地蒙在鼓里,还二傻子似的相信司晨的一番说辞。

    宁远行一封信,让一个阴谋彻底破灭,也希望挽歌由此明白,她的任何自作主张,都是无用功,唯有听从他的指示,才是最正确的。

    挽歌透过信,看透了司晨的谎言,也看出了宁远行的掌控欲。

    他是绝对不会允许有事情超脱他的控制的,即使有,也会被他扼杀在摇篮里。

    挽歌有些懊恼,可她心中依旧存有翼冀,即使遭到背叛,她还是想听听司晨的回答。

    她再次将目光投向司晨,看着他平静的面容,问道:“既然你都知道信中的内容了,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我骗了你。”

    直白,直截了当。

    挽歌的手有些颤抖,她双手交握在一起,淡淡的应了声,“哦。”

    “但是我的确和司暮企图逃离晋王府。”

    “嗯?”挽歌一愣,“什么意思?”

    司晨本想回一句字面意思,可还是耐心解释道:“我和司暮逃亡,我逃出来了,但是她没有,为了救出她,我答应了晋王府的要求,执行他们的计划。”

    “......”挽歌没有出声,她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司晨见她反应平淡,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半晌,才挤出一句话来,“公主,我记得你今天才说过会相信我!”

    挽歌还是没反应。

    原来皇族的人都是言而无信的吗?

    司晨想着,眼中闪过一丝狠色,如果挽歌敢否认今晚说的话,那么,他势必让她为自己的言行付出惨痛的代价!(未完待续。。)
  

  

http://www.nbptweb.net/67_67584/2321348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