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周少卿 > 重生兽世亚兽人 - 屁股眼收缩一下疼
    武承嗣有些无语,听刘仁轨这口气,似乎将带兵打仗当做一种享受。

    李勣微笑道:“你们俩这些年都打了不少仗,让我去打一次就不乐意了?”

    “那要怪你自己,谁让你当年突然退出军中那么多年。”苏定方瞪眼道。

    武承嗣一愣,隐约明白了李勣是因为当年替李芷盈治病,这才渐渐远离军队,再加上薛仁贵的崛起,朝中不缺大将,故而他一直留在了长安。

    正思索间,苏定节进入大堂,走到武承嗣旁边,笑吟吟道:“武兄,你有两名下属来找你,一人叫诸葛南,另一人是位姑娘,我让他们暂时在偏厅等候了。”

    武承嗣站起身,拱手道:“晚辈有点事,失陪一会。”

    李勣忽然道:“承嗣,敬苏老将军一杯再走。”

    武承嗣愣了一下,见李勣神情十分认真,便倒了杯酒,敬向苏定方。

    苏定方接受了武承嗣的敬酒,微笑道:“老夫当年在你这年纪时,只知道闭着眼睛冲杀,可远远及不上你……”

    刘仁轨没好气道:“别说那些废话了,是骡子是马,牵出去溜一圈就知道了。”

    他们在说什么?武承嗣皱了皱眉,看向李勣。

    “快去吧,你的属下不是还等着你吗?”李勣眯着眼,笑的像个狐狸。

    武承嗣暗哼道:“这些老头似乎就喜欢卖关子,看年轻人着急的样子,我偏不如你们的愿。”将疑惑塞到角落,微微一笑道:“那晚辈告退了。”

    来到偏厅时,只见诸葛南和郑令萱正在大门口等待。

    诸葛南显得很焦急,一见面就急不可耐道:“武少卿,出事了,河间郡王府出了命案,那位小王爷正在咱们大理寺闹事呢,您快回去瞧瞧吧!”

    这一代的河间郡王名叫李崇义,是李孝恭之子,本来按照惯例,到他这一代,爵位降为谯国公。

    不过他因为押对了宝,在李治还是晋王时,便一直顶力支持他。

    李治称帝后,令他继承河间郡王的爵位,并且一直对他宠幸有加,将户部尚书这个关键职位让他长期担任,在朝中颇有势力。

    只可惜李崇义教子无方,老母又溺爱孙子,导致李尚道从小飞扬跋扈,不可一世,成为京城一霸。

    武承嗣皱眉道:“发生命案为何不去找京兆府,来咱们大理寺闹什么?”

    诸葛南拉着武承嗣就往外走,说道:“路上再和你细说。”

    武承嗣转身向苏定节道:“苏兄,我有点急事,麻烦你帮我向几位长辈致歉!”

    “武兄只管去忙,小弟会帮你解释的。”苏定节含笑道。

    武承嗣点了点头,和二人一同出了府,苏定节安排苏府的马车送三人回大理寺。

    一路上,诸葛南在马车中将事情原委向武承嗣细细说明。

    “事情是这样的,一个月前,河间郡王府发生一起盗窃案,府中丢失了一件名为“夜龙杯”的宝物,因盗杯之人是名通缉要犯,名叫高君会,皇后殿下让咱们大理寺负责追查,义父指派聂子云负责此案。”

    武承嗣暗暗点头,白云庵案件发生时,他曾找诸葛三元借人手,记得诸葛三元当时就提过,聂子云正在办一个案子,原来是盗窃案!

    诸葛南继续道:“谁料一个月来,聂子云不仅没抓住犯人,昨天晚上,还让高君会在郡王府杀死了一条人命!”

    “死的莫非是李崇义?”

    “那倒不是,死的是李崇义的妹夫刘瑗。”

    武承嗣皱了皱眉,露出思索表情。

    “这件事怪的很。”诸葛南抓了抓脸颊说:“听聂子云说,刘瑗在郡王府担任主簿,那只夜龙杯就是他献给郡王爷的。夜龙杯被盗后,他便整日心神不宁,总说有人要杀他,躲在王府中不敢出门。”

    武承嗣渐渐被勾起兴趣,问道:“也就是说,刘瑗早知道有人要杀他?”

    “是的。不过刚开始别人都没当回事,直到某一天,王府一辆买菜的马车回来时,装菜的木桶中忽然多了一条焦黑的手臂和大腿!”

    武承嗣心中一凛,问道:“你说焦黑是什么意思?”

    “听说像是被火烧过的。而且手臂和腿上都刻着“范宏”两个字,另外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下一个轮到你”,刘瑗得知后惊吓过度,卧床不起。”诸葛南用阴森森的语气说。

    “范宏是谁?”

    诸葛南见武承嗣完全被案情吸引,有些得意,拿出水壶润润嗓子,有意吊吊他胃口。

    便在这时,郑令萱插嘴道:“他是一名冀州大商,全家几十口人都被高君会所杀,就是因为这个案子,高君会才成为大理寺的通缉要犯!”

    诸葛南呛了口水,不满道:“你抢答个什么劲?还不是我告诉你的?”

    “谁让你慢吞吞的,快说吧,不然到大理寺你也说不完。”郑令萱不以为然道。

    诸葛南哼了一声,继续道:“聂子云知道这事后,怀疑刘瑗认识高君会,便向他询问。刘瑗一开始还不肯说,后来实在怕的厉害,才忍不住将他与高君会的渊源说了。”

    “原来他和高君会的父亲都是汉东王刘黑闼的部将。汉东王手下共有五名大将,有一次汉东王得了四只夜龙杯,便将其赐给其中四人,那名没有得到夜龙杯的部将因此怀恨在心,打算背叛汉东王,被其他四人得知后,将他杀死!”

    武承嗣摸着下巴道:“我知道了,那名被杀的部将,想必就是高君会的父亲?”

    “一点不错。”诸葛南笑道:“范宏和刘瑗都是那四名部将的后人,刘瑗得知范宏全家被高君会杀死后,本就疑心高君会会来找他复仇。后来夜龙杯被盗后,他便怀疑是高君会干的,这才整日惶惶不宁。”

    武承嗣思忖片刻,问道:“那刘瑗是怎么死的?”

    诸葛南一脸郑重道:“这正是最奇怪的地方,河间郡王府本就守卫森严,更何况聂子云也守在王府,想行刺刘瑗几乎不可能。哪成想今天清晨,王府家丁竟发现刘瑗死在后门外的小巷中!”

    武承嗣微微一惊,问道:“聂寺丞是什么看法?”

    “他说王府禁卫森严,没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刘瑗掳劫出去,刘瑗一定是自己走出去的!”

    “聂寺丞武艺高强,我觉得他的看法应该不会有错。”郑令萱插了一嘴。

    诸葛南瞪眼道:“什么不会有错,聂子云和高君会交手三次,每次都让他逃了,这说明高君会武功很可能在他之上。”

    “那你觉得,那人是被高君会从王府掳劫出去,然后再杀死的吗?”武承嗣问。

    “没有啊。”诸葛南摇摇头,抱着手臂说:“我只是想说明聂子云也没那么厉害。后来义父说,就算他也不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在王府掳人,所以可以排除这种可能!”

    武承嗣颇有些无语,道:“照你们说,刘瑗只可能是自己跑出去的了,但他明知高君会潜伏在附近,应该不敢到处乱跑才是?”

    诸葛南神秘兮兮道:“聂子云询问过刘瑗院中下人,听说在酉时左右,刘瑗收到过一封信,看到信后他似乎还很高兴。”

    “那封信找到了吗?”武承嗣忙问。

    诸葛南叹道:“房间和尸体上都搜过,没有发现信。”

    武承嗣想了想,缓缓道:“如果说高君会真的是来复仇的,那么杀死范宏和刘瑗后,他还会对另外两名将领的后人动手吧?”

    “可不是,聂子云当初听完刘瑗经历后,便询问过另两位部将的后人。据刘瑗说,一人叫曹翼,在幽州开了家武馆,另一人叫董圆通,在营州担任折冲都尉。”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822/429840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