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大周少卿 > 晚上用力撑用力叫 - 同学把我给那个了
    长安城北三十里外的官道上,一骑飞马由北往南而来,天黑夜深,隐约可见马上是名高壮男子。

    在经过一处岔道时,地面上一条绊马索忽然拉直,马儿前足一跌,带着主人一同摔倒。

    那男子反应极快,落地后一滚,躲过几只破空而来的长箭。

    霎时间,官道两旁,十几名黑衣人从林中穿出,向地上的男子砍杀而去,那男子拔出背后长枪,奋力与黑衣人搏斗。

    黑夜之中,刀光枪影不断闪动,那些黑衣人个个身手不凡,男子渐渐不敌,身上伤口越来越多。

    眼见男子将死于乱刀之下,从南边传来一阵马蹄声,高壮男子精神一振,勉力闪躲。

    不久,一队身穿白衣的骑兵队策马而来,这支队伍不仅人人身穿白衣,连胯下马匹也具是白马。

    打头之人身姿曼妙,是名窄衣紧袖的白衣女子。

    那女子瞧见官道上厮杀,大喝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长安城外行凶?”

    一名黑衣人高声喊了一句,另一名黑衣人跟着喊了一句,两人似乎在交流,然而说的却都不是汉语。

    白衣女子英眉一挺:“既非我族,又持刀行凶,定不是好人,全杀了,留张嘴给姑娘问话!”

    她身后白骑兵顿时向黑衣人冲杀过去。

    那些黑衣人倒也凶悍,持刀向白衣骑兵迎了过去,战不多时,黑衣人伤亡过半,白骑兵也微有伤亡。

    白衣女子见黑衣人如此强悍,暗暗心惊,一挺长枪,加入战斗。

    不多时,黑衣人被杀的七七八八,剩余黑衣人想要逃跑,被白衣骑兵一一射死,唯留一名活口,用长绳套住。

    白衣女子翻身下马,正要问话,那名被套住的黑衣人取出一把匕首,自尽而亡。

    白衣女子柳眉一皱,问道:“田仓,弟兄们伤亡如何?”

    “小姐,咱们的人伤了五个。”一名英朗青年回答。

    “给受伤的弟兄们包扎伤口,再搜一下,这些人还有没有活口。”白衣女子说完,走到那名持枪男子身边,只见他身上尽是伤口,已陷入昏迷。

    不久,英朗青年上前道:“小姐,那些受伤的黑衣人都自杀了!”

    另一名年长些的手下沉吟道:“刚才听他们说的话,像是高丽语(注:此高丽国不同于宋朝时期的高丽国,历史中为了区分,称其为高句丽)。”

    白衣女子思索了一会,随即不耐烦道:“管他们是什么人,明天派个人去京兆府报案,让他们去调查就是了,田仓,你带着他上路。”手指着那名英朗青年。

    田仓应了一声,将持枪男子简单包扎了一下,然后将他放在马上,牵马而行。

    白衣女子带着队伍重新上路,不久,官道向西北延伸出一条小路,骑兵队顺着小路走上二里路,一座巨大的府邸出现在路旁。

    府门外,四名侍卫昂首挺立,左右摆放着两只直立的石狮子。朱红色的大门上,一块五尺长的匾额横立其上,在两只大红灯笼照耀下,“英国公府”四个大字清晰可见。

    这座府邸,正是英国公李勣的住宅。

    门口侍卫瞧见白衣女子一行人后,纷纷上前行礼,一名侍卫进府通报,一名侍卫打开二门,领着他们进入府宅。

    ……

    苏定节迷迷糊糊中,听到两名女子在谈话,其中一女子的声音英气逼人,另一女声音温柔动听。

    “……听张叔说,那些黑衣人是高丽人,那些蛮夷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竟敢跑到长安城来行凶!”英气女子说。

    “依我看,也未必是坏事。”温柔女子轻声回答。

    “哦?这是为何?”

    “祖父说,高丽王室时常对我大唐不敬,朝廷早有伐高丽之心,只是缺了个理由,这件事说不定可以当做理由!”

    “哈哈,那就是他们找死了!对了,英国公有没有说,朝廷准备派谁当主帅?是你爷爷?还是我爹爹?”英气女子兴奋道。

    “都不是,爷爷说很可能是邢国公苏定方老将军挂帅。”

    苏定节听到此处,闭上双眼,眼泪簌簌流下。

    过了半晌,那温柔女子又道:“你干嘛将那人安置在自己客房里?”

    英气女子道:“当然是等他醒了,好问问那些高丽人为什么要杀他呗!”

    “你呀,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也不怕坏了名声!”

    英气女子哈哈一笑:“我才不在乎别人怎么说。”顿了顿,她又道:“对了,说到这,有件事我觉得和你说一下为好,是关于你那位未婚夫的。”

    温柔女子沉默了一会,问道:“他又怎么啦?”

    “我听我哥说,两天前,他在白云庵犯了命案,杀了一名年轻女子。”

    “后来呢?”温柔女子问。

    “你不吃惊吗?”

    温柔女子笑了笑:“那女子又不是他杀的,我有什么好吃惊的?”

    “你怎么知道?”

    “等会再告诉你,后来呢?”

    英武女子笑道:“后来案子破了,是光义寺的普海和尚在诬陷他!”

    温柔女子静默片刻,轻轻道:“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背后当另有其人。”

    “可……可大理寺对外宣称,是普海犯的案子啊!”

    温柔女子道:“很可能是皇后娘娘下令掩盖真相。”

    “武皇后为什么这么做?武承嗣可是她侄子!”

    苏定节吃了一惊,那温柔女子的未婚夫是武承嗣的话,那她的身份不言而喻,难怪她的声音如此动听。

    温柔女子又沉默了一会,道:“有一种可能性最大。”

    “什么可能?”

    “背后陷害他的是武氏子弟或者李氏子弟,皇后娘娘不愿家丑外扬。”

    “嗯,有可能,很有可能!那你觉得是哪边的可能性更大?”

    一阵轻轻地脚步声响起,似乎是那温柔女子在踱着步子,苏定节尽管心中悲痛,听到那女子和缓的脚步声,情绪竟渐渐安宁下来。

    尽管还未见到那女子一面,但苏定节脑海中已能想到,那定是一位温文尔雅,端庄秀丽的女子。

    这时,温柔女子出声道:“我猜是武氏子弟的可能性更大,半年多前,武承嗣承袭周国公爵位,若是有其他武氏子弟觊觎国公之位,便可能会害他。”

    英气女子错愕道:“那会是谁?不会是武三思吧?”

    “若他丢了爵位,武三思和贺兰敏之最可能承袭爵位,他二人动机最大。”

    “啊!”英武女子忽然叫了一声。

    “怎么了?”

    “我哥说,今日下午,皇后娘娘罢免了贺兰敏之的金吾卫郎将之职!”

    温柔女子轻轻道:“那应该就是他了。”

    英武女子似乎被两人推理出的情节惊住了,好半天才道:“芷盈,贺兰敏之近来是不是还在经常骚扰你?”

    被称为芷盈的女子淡淡“嗯”了一声。

    英武女子低声道:“你说贺兰敏之会不会是因为你的缘故,才想得到周国公爵位?”

    “我不知道……不过就算是真的,他也是妄想!”温柔女子声音僵硬了些。

    英武女子迟疑道:“芷盈,贺兰敏之文武双全,远胜武承嗣,而且那武承嗣和只你见过一次面,就因为自己出丑,就不再来找你,你又何必……”

    温柔女子道:“薛玉锦,你想说什么?”声音中隐隐传来怒气。

    英武女子忙道:“我只是有些奇怪,没别的意思!”

    温柔女子正色道:“天下人皆知武承嗣是我未婚夫,虽还未娶我过门,但亲事已定,我已经是武家的人了。无论他将来如何,我都会跟着他,绝不会再嫁他人!”

    英武女子无奈道:“你也太传统了吧,何不找个真心喜欢的人呢,我瞧那武承嗣人品相貌都配不上你,你应该也不可能见一面就喜欢上他吧?”

    温柔女子沉默了一会,答道:“玉锦,各人有各人的选择,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与你不同,我只想为祖父分忧,他让我嫁给谁我便嫁给谁,至于对方性格如何、品貌如何,我并不在乎。”

    “哼,我看你是读书读傻了!”

    温柔女子微微一笑:“是啊,我哪有你聪明呀。”

    英武女子哼道:“是,是,我没你聪明,你还没说,为什么认定武承嗣没有杀那女子?”

    温柔女子迟疑了一会,低声道:“因为他没那胆子。”

    英武女子顿时哈哈大笑:“也是啊,他若是稍微有点男子气概,当初也不会做出那种事来。”

    温柔女子白了她一眼:“好啦,别提他了,你救的那位公子也许醒了,咱们过去瞧瞧吧。”

    苏定节闻言吃了一惊,忙闭上眼睛。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822/429840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