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 嗯啊不要bl_嗯啊不要_嗯啊 - 男生最完美的腿型
    宋宁觉得皇上这样就过分了,讨论像不像的事儿,而他的语气似的在告诉她:你不配。

    谁喜欢像别人啊?哪怕那个人是皇后,她也不稀罕像。

    自信骄矜,坚韧残忍。

    可是,残忍是什么意思?

    宋宁忍不住问:“是萧远的前妻吗?”

    傅景翊彻底没胃口了,把叫花鸡塞给她,冷冷道:“下去。”

    宋宁没明白自己哪里又惹到皇上了,下马车的时候心里想,她早晚有一天死于话多吧。

    天黑搭起帐篷,宋宁主动去打水。

    秀月逮着机会去劝皇上。

    “皇上知道她有问题,为什么还留她在身边?”

    “无妨。”

    秀月道:“她终究不是皇后。”

    “朕知道。”

    傅景翊知道秀月这是在担心什么,担心他把宋宁当作清辞的替代品,对她动心,反被其害。

    怎么可能。

    秀月倒抽一口凉气,“可是皇上从来没有对别的女子这样纵容过。”

    傅景翊淡淡道:“朕不会找替身,暂时也不想找别的女人。”

    秀月想了想,颔首道:“知道了。”

    宋宁在帷帐外听到的,是从那句“皇上从来没对别的女子这样纵容过”开始。

    宋宁发现感情这方面,还是皇上干净一点,萧远拿她当替身这个事要不是皇上说了,她至今都没有发现的。

    在一起就该好好在一起,分开了有新的人也该对新的感情负起责任。

    找替身算个什么事儿?

    还有,皇上对她算比较特殊的?

    宋宁进去,秀月就退出来了。宋宁这回长记性了,只把水放那儿,让皇上自己盥漱。

    她恭谨守在一边,小心翼翼开口,“我可以睡在帐篷里吗?我昨晚在外面睡就病了,我要是病了就很耽误事儿。”

    傅景翊道:“不耽误事。”

    她又不是马夫,大不了晕在车厢里,治不好丢出去。

    能碍着什么事儿?

    宋宁又说:“百姓都说皇上是仁慈的,爱民如子,不会忍心民女受苦受难吧。”

    傅景翊竟然觉得她说得对。

    这回不再反对了。

    高帽子一戴他已经感觉到舒适,再加上她楚楚可怜的眼神,这才是求人该有的姿态。

    帷帐里薄绒毯铺地。

    傅景翊大发慈悲赏了她一条被子,给她指了块离门帘最近的位置。

    灯烛熄灭后一会儿,傅景翊听到一个东西在地上慢慢挪动的声音。

    他翻个身,那声音就消停一会儿,见他没动静了,她又开始向他挪动,像个小老鼠一样。

    傅景翊开始后悔收留她了,她就不能耐心点,等他睡着再动作吗,这样沉不住气?

    萧承书确实找了个很像清辞的人,可是太笨了,比清辞还要笨上许多。

    笨也就罢了,还太影响人睡觉。

    宋宁摸黑到他床边,摸到了那一叠册子和那个小匣子。

    她摸到了以后,还在战战兢兢中,外头突然有人吼了一声。

    “抓刺客!”

    完了,这么大声音,皇帝肯定马上醒过来还会怀疑她怎么挪到了这里。

    宋宁当即跳上了床。

    秀月提着火把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激动的宋宁跪坐在床上。把皇上抱在了怀里。

    抱着还嚷嚷:“皇上放心!我死也会护住皇上的!”

    傅景翊那张脸生无可恋阴郁无边。

    秀月瞪了一眼宋宁,禀报道:“是个不知死活偷粮的,已经抓起来了,正在审。”

    听到这里,宋宁慢慢松开了抱住皇上的双手,很高兴的说:“那就好,那就好。”

    秀月手里的火把照亮了皇上那仿佛吃了苍蝇的神色,那神色别扭又古怪。

    “我去打水。”她知道主子准要洗澡了。

    傅景翊点了下头,人还是在石化中。

    他意外发现宋宁整个人都缠他身上了,居然没想吐?

    怎么可能?

    宋宁东摸西摸点起了烛灯。

    傅景翊深吸了一口气,看宋宁的眼色复杂了一点。

    是因为她头发上那股相似的味道吗?

    还是因为黑暗之中,只能听到她的声音,她跟清辞一模一样的声音,所以他不会反感?

    宋宁点了三盏灯,帐篷里亮了许多。

    她为自己方才机灵的举动沾沾自喜。在皇上展示了自己的勇敢无畏忠心,又毫发无伤,多划算的事。

    看吧,皇上现在看她的那复杂的眼神,绝对是震惊而欣赏。

    男人都是轻易感动的。

    这就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了吧。

    宋宁顺势对他眨眨眼睛,“皇上,我当时来不及想什么,只是觉得皇上不能有事,哪怕剑刺过来我也得挡。”

    傅景翊抿唇,道:“今后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准跑到朕的床上来,不准碰朕。”

    就刚刚那一瞬间的事,他居然想,他这辈子是不是非清辞不可。

    这样想过以后,心里面就撕裂般的痛。

    怎么可以替代啊,那个在冰天雪地里带他新生的清辞,那个他忙到深夜,还会在寝宫里留灯等他的清辞。

    他时常会咳嗽,太医说他这病要慢慢治,药苦他也不爱喝,她就把药含在嘴里喂他,一喂就是几个月。

    她会在他忙的时候默默陪在他身边,在他闲下来的时候各种各样投怀送抱。

    她会撒娇说景翊,你是最好的,景翊,你这辈子都不会变的对吗。

    对。

    答应了她的事,不能做不到。

    宋宁看着他警告的目光,再一次对自己的美色产生了深刻的怀疑。

    她摸摸自己的脸。

    “出去。”傅景翊的声音毫无温度,目光寡淡。

    宋宁寻思着这人就这么忘恩负义的吗?

    可是她不敢有意见,老老实实溜出帐篷。

    秀月一看到她出来,就忍不住想笑。

    “你开心什么?”宋宁问。

    秀月笑着说:“知道我为什么能在皇上身边呆这么久么?”

    宋宁心想,关她鸟事,她一点都不想知道。

    秀月说:“因为我从来不试图勾引皇上,也从来没有碰过皇上。”

    宋宁哦了声,“皇上也没让我滚蛋呢。”

    “你再作下去,滚蛋是早晚的事儿。”

    “等那天到了你再笑话我不迟,”宋宁对她笑笑,“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对我敌意那么大?”

    秀月微愣,道:“你总在给别人添麻烦。”

    宋宁一点儿都不相信,“莫非你喜欢皇后,见不得别的女人靠近皇上?”

    恰恰相反,秀月是太讨厌皇后了。

    秀月啧啧,“我就不该跟你说这些,哪天皇上把你从马车里丢出来,你就知道错了。”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819/4298394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