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 我是第一次好疼受不了了 - 那些年我们一起操过的女生
    “一群胆小鬼,胆子这么小怎么伺候郡主。”

    清辞白了她们一眼,踏进了寝殿。

    皇上看到她进来,不动声色放下茶杯,淡淡道:“表妹去歇着吧。”

    傅诗妍起身,却不知该往哪儿走。

    是歇这里的床上呢,还是照旧睡偏殿?皇帝不说明白,她也不知该怎么办。

    皇上见她杵着不动,眉心微蹙,“萧承书没有交代过,表妹不宜久站?”

    傅诗妍颔首道:“萧太医说过,可是……”

    “说到萧承书,他与六皇姐的婚期定在下月初八,”皇上不经意的瞥了眼清辞,捕捉到她眼中稍纵即逝的失望,淡淡道,“表妹可要养好身子,到时朕会带你赴宴,不能让旁人瞧出端倪。”

    傅诗妍毕恭毕敬得道了声“是”,不得不开口请示:“臣妾今晚该宿在何处?”

    “都可,”皇上道,“欣宜宫偏房不少,不用朕来安排吧?”

    傅诗妍如释重负的告退,临走还给了清辞一个同情的眼神。

    清辞面对着皇上,这种情形下,她莫名其妙的感觉到他目光有一些黏灼,大概是错觉。

    “陛下,我吃了韭菜饺子。”

    傅景翊很快道:“你喜欢吃韭菜饺子?朕也喜欢。”

    清辞陷入了自我怀疑。

    是哪里出了问题吗,刚刚被赶出去的兰心难道不是身上有韭菜味道?

    记错了?难道皇上介意的是大蒜?

    清辞又道:“我还吃了大蒜蘸辣酱。”

    傅景翊仿佛没听明白,疑惑看了她一会儿,还是一头雾水。

    懵懵回道:“你的口味还挺北方的。”

    清辞没在他脸上找到任何嫌弃的神色,再度陷入沉思。

    这个皇帝是她最难看懂的人,没有之一。

    傅景翊站起身摊开修长的手臂。

    清辞学着小蓉给郡主宽衣的模样,摸索到他的腰间。

    心里想着,这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个个都是残废。脱个衣服很累吗?非得人伺候。

    皇上似乎不爱穿绣着龙纹的衣服,只在朝会和重要场合应付一下。

    不过平日里就是这样浅色系玉带的长袍,雅致脱俗。

    清辞解下他的玉带腰封,仔细叠起搁置在旁。

    “孩子你看过了吗?”

    话说出口,傅景翊自觉问得很没有水平。她是看着孩子出生的,怎会没见过。

    清辞道:“生下来白白胖胖的,还很乖,吃了奶就睡,晚上几乎不夜闹。”

    “挺好,”傅景翊看着她的脸问,“像爹还是像娘?”

    清辞给他拖外袍的手一顿,毫无情绪的回答:“像爹。”

    “果然女儿像爹,”傅景翊心情愉悦了不少,“诗妍是朕的表妹,这孩子也是朕的外甥女,朕不会亏待她的。”

    清辞不知道这皇帝给她说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用。

    不该去说给郡主听吗?

    她极敷衍的说:“娘娘会感恩的。”

    外袍褪去,就剩了明黄色的襟衣,清辞面对着他,伸手到他头上去拔束冠钗玉。

    她抬起下巴,软袖随着她伸高的手滑下,露出一截白皙纤细的玉臂,还有一道指长的疤痕。

    青丝散下,傅景翊冷俊的脸添了几分柔和。

    清辞忐忐忑忑的问:“陛下,不用帮忙脱靴吧?陛下来前已经沐浴过了对吧?”

    傅景翊想说不用,可不用的结果就是她将会立刻转身走人。

    “朕身边得有人守夜。”

    什么毛病,多大个人了还守夜。

    “宏公公,月护卫?”清辞征求他的意见,她可以立马出去喊人。

    傅景翊沉声道:“守夜这种事一向是宫女来做的。”

    “哦。”

    清辞难免有些别扭,以为皇帝会把她当属下使唤,没成想皇帝真把她当宫女使唤,白瞎了一身好功夫。

    “皇上知道秦承泽没死,是么?”

    傅景翊“嗯”了一声,反应很平静,“朕没有要他死。”

    “皇上能不能告诉我,他这条命存在的价值是什么?”

    清辞的直觉告诉她,皇上留下秦承泽的原因,跟萧承书的隐情绝对有关系。

    她猜不到,只能问皇上。

    傅景翊坐在拔步床边,眸色悠远深长,“朕欠着秦玉人情。”

    关于秦玉在废太子事件中的角色与付出,清辞了解一二,但事实上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皇上的确欠着秦玉人情,但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但凡他要待人家好,改名换姓接进宫来,又有何妨?

    “皇上果然重情重义啊。”

    他不肯说实话,清辞自然不能步步紧逼,只能敷衍着感叹一句,又问:“守夜怎么守?”

    傅景翊脱掉靴子,四仰八叉得躺在床上。

    “随你,不能离朕两步远。”

    清辞抱膝坐在床榻边,背对着他百无聊赖。

    这样的机会,她是不是可以趁机好好谈谈。

    “万华生不是枚好棋子,他野心过大,我杀了他对于皇上来说未必是件坏事。”

    “嗯。”傅景翊微不可闻的应了声。

    清辞继续道:“如今天下太平,朝堂固若金汤,皇上手下的细作也够用,应该也不缺我一个吧?”

    “……”傅景翊没有吭声。

    “我十七岁了,对于原先刀口舔血的日子实在过腻了。我想离开这里,去过寻常女子的生活。”

    “……”

    “我可以逃跑的,可我想光明正大的走,不想让我将来的夫君和孩子都沦为逃犯。所以陛下,可以让我走吗,如果陛下有命,我将会不辞千里回来效命。”

    她一字一句都发自肺腑。

    “天下尚未太平,朝堂哪里固若金汤。”傅景翊看着她的后脑勺,心弦蹙紧,“你对萧承书还没有死心?”

    清辞没搞明白,这跟萧承书又有个鸡毛跟狗腿子的关系。

    也许还会再遇渣男,只要人在百花丛中,还怕找不到属于自己的那颗草?

    无论如何,宫中都不是个有趣的地方。

    天下很大,她想去看看。

    “皇上没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的不是么,我不明白我留在宫里的意义。”

    傅景翊道:“有的,你不是要保护那孩子。”

    清辞转了下身子,侧身贴着床沿,一脸天真无害,“可是皇上说了不会亏待那孩子的,再说了,秦承泽还活着,他有的是机会开枝散叶,我师父不会断子绝孙了。”

    傅景翊睁开眼,视线从层层帐幔挪到她精致的侧脸上。

    “所以先前护着那孩子,是为了你师父?”

    清辞点了下头,“我说过的呀,皇上到现在才信?”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819/4298274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