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皇后今天肯回宫了吗 > 男穿女式裙子睡觉 - 跟女孩子聊天话题
    宏公公哼道:“鸡毛蒜皮的小事就不去叨扰皇上了,你且说给本公公听,让本公公分辨分辨。”

    清辞眼帘微沉。

    “公公,郡主只是禁足,将来的荣耀未可知呢。”

    说罢,她走近一步,将一掂白花花的银子塞到宏公公手里,用只有宏公公能听到的声音说:“无论什么时候,皇上的宠爱才是最紧要的,不是么?”

    宏公公如此懈怠,八成是已向别人站了队,否则他怎会对郡主身边人落井下石,不让面君呢。

    这个人无非是邱茗。

    他替邱茗做这个拦路虎,不让欣宜宫的婢女跑进乾清宫里替郡主说话,以免郡主早日解了禁足。

    可此时站队,实在为时过早,邱茗能否得宠,八字还没一撇呢。

    宏公公领悟到了清辞的意思,略一沉思,将银子塞进袖中,换上一脸浮夸笑意。

    “姑娘说得什么话,郡主的福分在后头呢,我这就去传话。”

    清辞一进去,宏公公还想跟着进来,她立马把门关上,把人堵在了外面。

    对着案牍扑通跪地。

    “人是我杀的。”

    傅景翊原还猜测着究竟何事,这样突然的坦白令他嘴角微蹙,“什么人?”

    清辞颔首眸光微垂,面不改色,“昨晚宫中横死的两个侍卫。”

    傅景翊清清淡淡“哦”了声。

    他的确不认为凶手会是萧承书,就那文绉绉的模样,如何能将树枝捅进人胸膛直穿心脉。

    不过……

    “萧承书对杀人一事供认不讳。”

    什么?

    清辞惊愕抬头,眼前闪过萧承书那张明澄的脸。他看到灯笼证物,不应该将她供出的吗?

    他怎么能……供认不讳?

    傅景翊道:“萧承书失守杀两个侍卫,罪不至死。朕让萧大人把人领了回去,动用家刑,也算他在宫中无状的惩戒。”

    皇上如此宽厚,亦是笼络臣心。

    清辞胸腔里一股莫名的酸涩感上下乱窜。

    即便只是家刑,也不该萧承书替她承受,他究竟为何这样死咬着?

    “即有人认了,你不必上赶着揽罪。”傅景翊暂合奏折,看向跪在地上的女子,“你昨晚夜出做什么?”

    清辞实话实说,“宫中乏闷,去藏书阁看书了。”

    傅景翊道:“还不如你出门赏月来得可信。”

    清辞死猪不怕开水烫。

    “皇上圣明,是出门赏月了。”

    他信什么,她就说什么呗。

    傅景翊没来由的说:“萧承书此人你不必担心他,他是朕皇姐看上的人,就等国丧期满办了大婚。”

    清辞内心惊叹。

    户部尚书之子,未来的驸马,不去从官,居然做个太医?

    “哪位公主?”

    “锦华长公主。”

    清辞茅塞顿开。怪不得会夜宿宫中,什么伺疾,原来是……

    她实在是脸肿了,才会在萧承书面前称自己为是瑶宁宫锦华长公主身边的人。

    清辞跪着,腰杆子笔直,“皇上不问一问,我为什么要杀人吗?”

    傅景翊云淡风轻的看着她,“你定是觉得你在为民除害,才敢来认罪。”

    清辞点头,“不错,他们俩熟悉宫防,知道那个时辰不会有人经过巡逻,趁着夜深想非礼我。”

    她说得无比坦然,没有丝毫尴尬。

    傅景翊眸色深了深,“受过侵犯的女子大多逐出宫去了,只有一位因伺候太后已久,被留了下来。朕会让她去认尸。”

    清辞松了口气,“皇上圣明。”

    她站起身,“没事了,告退。”

    傅景翊捏了捏眉心,淡淡道:“朕没说起身,你敢起。”

    清辞立刻再次跪了下去。

    傅景翊更头疼了,“在朕面前无事,可你要清楚你是在宫中,你的举止会令人诟病你的主子。”

    清辞困惑得问:“那又如何?”

    郡主会遭什么闲言碎语,跟她有半毛钱关系?

    不过她倒没想到,皇上还挺在意郡主的口碑。

    傅景翊无奈,“你主子落人口实,便会有人顺杆欺她。抑郁亦会成疾,万一她腹中孩子间接因此落胎,你对秦承泽……更过意不去吧。”

    过不去个鸟。

    清辞感叹,“原来皇上对郡主这般有情有义。”

    毕竟这样为郡主考虑。

    傅景翊也不解释,手掌不动,拂了拂修长的手指,“出去。”.

    -

    封嫔旨意来得很突然,邱茗被封为邱嫔,正式成为庆福宫主位。

    只是这禁足还未解。

    邱茗多嘴问了传旨公公,“那南淮郡主,皇上是怎样安排的?”

    公公道:“郡主封为南嫔。”

    同是嫔位,邱茗松了口气,她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在暗自跟南淮郡主较量,她的位份若高于自己,势必不爽。

    她们这样的女子,位份是直接跟娘家荣耀挂钩的。

    公公见她们没有别的问题,开口道:“康丞相之女颇受太后喜爱,封为康妃,入主凤鸾宫。”

    正如一道晴天霹雳,劈得邱茗愁眉不展。

    也劈得欣宜宫上下心事重重。

    “讨好太后果真有用,”小蓉杞人忧天,“皇上是孝顺的,可太后偏偏不喜咱们主子,这该怎么办呢?”

    傅诗妍轻抚过内务府送来的嫔制华服,指尖传来绸滑的质感,她心里依然平静。

    “太后不足为惧,康妃更不足为虑。”

    此言出,清辞也有些意外。

    眼下只有小蓉跟她在身边,郡主倒真没把她当外人,什么话都说。

    “为何?”

    “我能站在这里,是因我父亲是南境王。”

    傅诗妍抖开华服,贴在身前对着铜镜比量,“太后怕是被皇上多年的顺从蒙了心,皇上是什么人,他不会容许任何人影响他的宸衷独断。”

    小蓉鄂了一鄂,“可是皇上与太后更是母子,此事皇上的确从了太后不是吗?”

    “亲母子都无用,何况不是,”傅诗妍眸色一黯,低声道,“皇上大可以封康宁嫣嫔位,也不会惹太后不悦。可他偏偏要将康宁嫣捧高。”

    “欲令其亡,先令其狂,这是皇上惯用的招数。”清辞忍不住插了个嘴。

    对待太师府正是如此。

    他登基后若光明正大捧秦太师,就显得居心可疑。而命与秦府有姻亲的南境王假意造反,是这样顺理成章,直接催化了秦太师起兵自焚。

    这盘棋,他却是两年前便已落子。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819/4298272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