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怪异开始 > 他不顾她的痛哭贯穿 - 白种人最软黄种人最硬
    清空所有的思绪,戴上耳机,静静听着能够安抚心灵的纯音乐,让自己的心态完全平和下来。

    计红打开游戏,以八分钟一局的效率乱杀了三把。

    点开P站,看了一个水星圆阵的高强度怒喷灯塔视频。让自己的心思不再放在梦境之中。

    手指不争气地打开了桌面上的浏览器,点进书签,狠狠批判了一番网站上的内容。

    终于,他不再被梦境中的事物影响,起码在下一个夜晚之前,计红能保证自己的状态和以前一样。

    “解压的最好方法就是打游戏、听音乐、看小说、搞黃色,总之一切能够分散自己注意力的方法都行,上班是不可能的,我的表面工作每个月有一周的假期,今天请假吧。”

    洗完碗,计红拿起扫帚开始扫地,进入卧室时,他想起高绫还在里面睡觉,犹豫了一下。

    “以一般理性而论,这里是我家,我进自己卧室打扫,这十分合理。”

    “但是,有女孩子在里面睡觉时就变得不合时宜了。我不应该进去。”

    计红点了点头,似是认同这个想法。

    然后,他理所当然地推开了卧室的门,提着扫帚走了进去。

    脚步轻柔,不敢发出丝毫声响,计红整个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平时进出过无数遍的卧室,此时竟然有了一种陌生的感觉。

    “我是来打扫卫生的,我是来打扫卫生的。”

    计红眼神缓缓移动,落在了床上的少女身上。高绫侧躺着露出一个小脑袋,很没有安全感地蜷缩起来,紧紧抱住枕头,吹弹可破的脸蛋泛着微微红晕,晶莹的耳垂披散着几缕秀发,睡颜恬美而宁静。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计红内心深处一种躁动不安的心情平息下来。他的眼神变得柔和,如一个一生追求艺术的画师,窥见了极致的完美,怀抱着庄严而肃穆的心情,去古城朝圣。

    在此刻,计红宛如古代圣贤附身,心中只留下了对美的欣赏与愉悦,不包含任何的杂念。即使是最虔诚的信徒面对自己信奉的真主,也没有计红一般心思纯净。

    “皑如山上雪,皎若云间月。”

    计红忍不住从心底发出随喜赞叹,像山上的雪一般纯洁,像云间月亮一样光明。这样的情景根本无法生出半点亵渎之心,只有欣赏的喜悦,恨不得将这一幕终生记录下来。

    “可惜!纵然是如此美好的画面,也要被时间湮灭,若是能定格在这一瞬,将会是多么美好!”计红轻叹了一口气,正要悄悄地来,悄悄地走,忽然,高绫细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地张开了。

    在一瞬间,还有半只脚没有踩出房间的计红,瞳孔猛地缩紧,心脏像被人捏了一把。

    高绫的眼神,恰好与计红完美对上。心照不宣,即使是事先排演,也无法做到这么巧合。

    “咚咚!”

    计红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脏骤停的声音。

    “你听我解释,我只是来欣赏……”计红战术性下蹲压枪,说了一句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高绫看到计红半只脚踏进卧室,呆愣了一两秒,然后,红霞从脸颊上飞快蔓延到了耳根,本能地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啊……变…变……”

    她的声音几乎快要哭了出来,在这个场景下,刚睡醒的高绫仿佛被唤醒了什么记忆,无助得像一个没有任何力量的普通人。

    背对着客厅灯光的计红,看不清脸庞,与记忆的某个阴影,吻合在了一起。让这个即使面对怪异也不曾胆怯的少女,失去了全部防线。

    “变态!”

    下一秒,一个刺耳的声音,响彻了半个楼层。

    ……

    开车送高绫回到盛白便利店,计红寂寞地坐了一辆公交车回家。

    那辆车虽然好,但是并不是他的,罗盛只是短暂地借给他而已。

    “可恶,司异这么有钱怎么不给员工配辆劳斯莱斯呢?”昨天还在开着大几十万的车,今天就得挤两块钱的公交。心底的落差让计红有点不太适应。

    由俭入奢易,由奢返俭难。

    他记得昨天开的车只是罗盛车库里的其中一辆,在里面还有两辆没看清楚型号的豪车。

    “该死的有钱人!早晚给你设计路灯。”

    皮肤下面忽然泛起异动,沉寂了一天多的小只在这个时候苏醒了。

    公交车里人还是很多的,计红随便在一个站下车,找了个偏僻角落,他的皮肤当中不断有东西在蠕动,看起来就像密密麻麻的蜈蚣、蟑螂、蜘蛛在血管和肌肉中爬行,十分瘆人。

    不过对于计红本人而言,却非常舒服。每一个蠕动的地方,小只都在温暖着计红的身体,变得更加有活力。

    “啪嗒、啪嗒!”

    裂开的小口子中一滴滴半凝固的液体流出,最终组成了小只的样子。

    她比之前长高了一些,已经到了计红腰部,苍白冰冷的肌肤开始透出光泽,乌黑的头发上还有水滴落下,如同刚刚出浴。

    基本上,快要恢复到初遇计红时的模样。

    计红摸了摸小只的头,寒意扑面而来,在小只最初寄宿在他皮肤之中时,他的体温低了好几度,不过现在,已经有所上升,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程度。

    小只冰冷的小手牵住计红,她的眼睛深邃如墨,却又澄净无尘,透露着天真无邪的可爱,糯糯说道。

    “大哥哥~”

    这一句大哥哥直击计红灵魂,他忍不住露出满意的笑容。

    小只可怜巴巴望着计红,忽然说道:“大哥哥,我饿了。”

    “嘶~你也会饿吗?”计红吃了一惊。

    小只的食物,该不会是那些怪异、非人吧?不过商店老板被他杀死的时候,小只也没有出现过,她吸收的对象,貌似有一些要求,要是小只想要吃怪异,计红去哪里找?

    “我想要大哥哥的液体,很香,很诱人。”

    小只轻抿嘴唇,渴望地看着计红的身体。

    “这可不兴写啊。”计红吓了一跳,莫名其妙心虚,迅速左右环视。

    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小只说的液体并不是自己所联想到的那一种,她说的液体,应该是自己的血液。

    在吞掉那个老人后,计红的血液发生了变化,浓重如墨,是一种病态的黑色,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很多,有一种快要病死的感觉。

    不过只有计红自己知道,这一切都只是表象,骨骼血肉间有来路不明的液体缓缓修补着生机,顶多一两个月,自己便会变得与常人无异。

    每一处有血管分布的地方,都是潜藏的枪口,他能将黑色的血液化作锋利的钓线,从身体各个地方射出,然后如同拨弄琴弦一般,将钓线变成可怖的杀器。

    小只由液体组成,吸收自己的血液之后,会发生什么变化?计红很期待。

    伸出右手,计红掌心突然迸裂,汨汨的血液从伤口流出。小只乖巧地捧起计红的右手,樱桃小嘴微张,花蕾般的舌尖像小狗一样舔弄,到了后面,干脆小口小口吮吸起来。

    感觉到献出了三四百毫升的血液时,计红掌心的伤口愈合了,小只意犹未尽,一双眸子迷离的睁开,仿佛还没有吸够。

    此时的小只,长发变得富有光泽,更加像一个活人,脸颊红扑扑的,像一只喝醉了的小猫。

    “不需要消化吗?”计红有些意外,之前吸收白色竹节虫的骨髓液时,小只只是吸收了其中的精华,事后还沉睡了一段时间。现在吸食自己的血液,却是全部接受,来多少要多少。

    “小只不需要,嘻嘻,大哥哥对小只真好。”小只其实也并不喜欢长时间寄宿在计红皮肤之中,如果可以,她更喜欢出现在现实世界里。

    此时,她并不想直接回去。

    计红点了点头,牵起小只的手,慢慢往家里走去。两人在计红有意下避开了人流密集的地方,小只非常听话,从来没有离开过计红两米以外地地方,二人就像一对兄妹漫步在这城市中。

    对于救了自己数次的小只,计红也放下了警戒,别人用心对他,他自然会将心比心,如果小只想吃哪个怪异,计红会在力所能及情况下,拼尽全力杀死那只怪异。

    “小只,你喝过奶茶吗?”

    忽然,路过一家奶茶店时,计红顿住了步伐。

    厨师案件发生的时间在十年前,楚城这个三线小城市,还相当落后,小只的家庭经济状况并不好,对于这种“奢侈品”,恐怕只有在和同学一起的时候偶尔眼馋过。

    看到小只茫然地摇了摇头,计红在店里点了两杯大杯的椰果奶茶,把其中一杯全糖的塞到了小只的手里。

    “尝尝吧,你也许会喜欢的。”

    计红温柔地看着小只懵懵懂懂在计红帮助下插进吸管,又把吸管噙入口中,小口小口吸食起来。

    她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的形状,脸上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好喝。”

    “这杯也给你。”看到小只很快喝完了手上的奶茶,计红把自己的那份也递给了她。

    本来计红还想给小只买一些零食,但是小只无法进食实体的东西,所接触的,必须和水有关,需要以水为媒介。

    “怪异可以扭曲现实,也能融入现实,小只现在的状态,到底是死了,还是没有死?”

    路上散步的时候,计红沉思。

    “怎么才能定义一个人有没有死?假如一个人在物理上死去,但在另一个层面,依旧保持了形态,比如变成了妖魔鬼怪,那那个人,还能算作它自己吗?”

    “在我刚遇到小只的时候,她仅仅拥有一些本能的意识,像程序中的一个傀儡,自从我将她带出那个空间后,自我的意识似乎在逐渐增多,明显的可以看出,她更加接近一个个体了。”

    “但是,即使如此,小只也和普通人完全不同,形态上发生了改变,思维模式、思考方式都已经无法逆转,不知道最后,小只会成长成什么模样。”

    在计红没有注意的地方,小只的头发不断滴答滴答往下滴着水滴,她每喝一口奶茶,就会有液体落在地上。

    深邃的眸子里面幽光炯炯,似乎能够将人淹没。

    小只根本没有喝下奶茶,只是因为计红“给”她,才做出喜欢的样子。

    回到家中,计红想起遇到神秘小萝莉那天,在陪玩软件里认识了个女老板,登上号看了一下信息,女老板那天被计红带得非常满意,还多发了一个红包,为计红贫穷的生活添加了一丝色彩。

    楚楚可炼:“墙兄你终于上线啦,我这几天等你等得好辛苦/555”

    她仿佛蹲守在线上一样,计红刚刚上线,对方就发来了一条信息。

    计红的游戏id是针插缝踢墙,墙兄是女老板对他的称呼。

    “你怎么这么闲,一天天没事干都在打游戏吗?”

    计红没过脑子发出去了一条极其没情商的话。

    本来只是闲着没事上线看一下,没想到,居然有人在线。计红有这个女老板的微信号,看头像长得还挺好看的,就是不知道是PS还是哪里的网图。现在的互联网虚虚假假难以分辨,妹子很难把握得住。

    上次打游戏时,有件事令他挺在意的,这个妹子那边一直有什么生物的喘息声,俯在麦旁边,还有“咕咕”的低吟。听起来十分奇怪,计红想了很久也没想清楚到底是什么。

    楚楚可炼:“……你说话好伤人,我本来还想包养你呢。”

    “包养我?我去当鸭起码年收入一百万,你包养不起/滑稽”

    楚楚可炼:“切~我不信,能靠脸吃饭你怎么可能来打游戏,早就去吃软饭了好叭。”

    计红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叹了口气,明明有的人能靠脸吃饭,却偏偏要去靠才华,这不能怪他长得太好,只能怪他偏偏还有才华。

    没有过多聊天,计红教科书般的聊天方式很快噎得这个妹子无法克说。

    退出游戏,突然之间闲下来,他还一时半会找不到事情去做了。今天起得太早,导致白天时间大幅增加,现在才刚刚到下午一点。

    这时,沈宫的电话打了过来。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776/429680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