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从怪异开始 > 傻白女配有点甜 - 一边干一边说粗话
    负二楼是肯定不能待人了,这次热油流出来的速度比之前他看到的任何一次都快,仅仅十几秒,地上就堆积起了齐脚底板的一层。

    油下得比暴雨还要猛烈。

    要不是不会往其它楼层流去,计红十条命都不够花,早晚被热油给活活烫死。

    不知道那个细长人形能不能免疫,计红一直没看到细长人形出现,让他怀疑细长人形其实在上面,那样的话现在绝对已经被热油淹没了。

    负三楼似乎就是腥风的源头,楼道内漆黑一片,但到处都亮着可怖的血色,很微弱,但又十分具有压迫感。

    再往下,楼梯断裂了,下面是无尽的深渊,什么都看不见。

    走廊中到处是残肢和血迹,大片大片地染红了墙壁与天花板,血腥味浓得计红都快喘不过气了。计红以前曾经到屠宰场参观过,比起这里,屠宰场的气味只能说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计红小心翼翼地绕过一条纤细的胳膊,又无可奈何地压到了半只长出绿毛的手指,这一层的所有房间都是半掩着的,门后的黑暗仿佛在轻轻呼唤计红的名字,诱惑着他去一探究竟。

    “这一层寓意着什么?我感觉自己离勘破这片空间的实际不远了。”计红看着那些虚掩着的房间,犹豫不已。

    “碰!”

    突然之间,离计红不远的一扇门粗暴地关了上去。铁门闭合的声音震得他耳膜都麻了。

    计红诧异地看向那扇自己闭合的门。

    里面的东西,不想让自己进去?

    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样的存在?

    “小妹妹,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计红试着从小女孩那里套话。

    一直抱住计红的小女孩闻声蠕动了一下,缓缓抬起头,轻轻说道:“这里是叔叔住的地方,叔叔对我们动手的地方……”

    这不说也看得出,计红想问得详细一点:“那这里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一楼和负一楼在他进去前就已经被细长人形光顾了,暂且不说,负二楼遇到的小女孩明显是这个空间里的“重要NPC”,没有她,计红很难去对付那个细长人形,更不要提应付热油的出现。

    他一开始以为哪层的小孩子被抓了,哪层就会开始流热油,但负二楼的遭遇让他明白这更像是一种定时启动的规则,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又有一层楼变得无法立足。

    计红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他到达的负三楼已经是最底层了,再往下就是无尽深渊,他无法预测跳下去会发生什么。

    在有限的时间内,他必须做足够多的事情,所以现在计红非常需要小女孩的信息。

    在思考一会儿后,小女孩道:“叔叔喜欢带大家来这里,然后就会开始做饭给大家吃,叔叔的肉真的非常好吃,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新来的哥哥姐姐们都不想吃,非常讨厌。”

    听她的意思,负三楼就是细长人形“处理”侵入者尸体的地方了,哥哥姐姐们不想吃,难道细长人形给他们吃的都是人的血肉,或者说就是它自己的肉?

    小女孩说的话模棱两可,根本无法给计红带来什么有用的资料,他只能循序渐进,一点点地抽丝剥茧,慢慢询问。

    但要命的是,计红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叔叔是坏人,大哥哥见到叔叔一定要拿掉它的脑袋。”

    小女孩已经逐渐开始失常了,背后的阴冷越来越重,计红现在都不太敢回头看自己背后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但就在此时,之前关上的那扇门里,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不要信她!快离开她,她才是真正的怪物!”

    这句话刚说出口,负三楼“哗啦”一下,一大半的铁门整齐划一地砸响,竟然不约而同地一起紧闭起来。

    计红也被吓了一跳,打量着发出声音的房间。那房间门上有一副白色的对联,但仄声调的贴在了左边,平声调的反着贴在右边,还被什么东西撕掉了一片,一块又一块的赤红色铁锈像溅在铁门上的血,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

    计红俯下身体,从门缝中看到里面有一只眼睛正在和他对视,在看到计红的一瞬间,那只眼睛的主人如同受到惊吓,飞一般地缩了回去。

    眼睛的主人在门后咒骂道:“你把它带出来了,你完了,这里的平衡要被打破了!我们都要死了!都是你害的!”

    他话一说完,负三楼闭上了的铁门纷纷开始震动,无数双手将门敲得直响,男男女女的哀嚎声都在哭喊,一时间,这里犹如葬礼现场,到处都是哭丧般的哭声。

    计红心中疑惑越来越重,听那眼睛主人的话,自己把小女孩救出来反而是一件错事?

    打破平衡……在自己把小女孩带下来的时候,这里的某种平衡就已经被打破了吗?

    难道这才是细长人形没有出现的原因?

    正当计红这么想的时候,负三楼走廊最深处的铁门忽然动了,计红忍着背后的寒意,立刻警戒起来。

    里面出来的却不是什么怪物,而是一个人,他穿着一件沾满血迹和油污的厨师服,皮肤干枯,脸上到处都是褶子,一双眼睛深深陷在眼眶里,要不是他的头发是黑色的,计红多半会把他当成七老八十的老人。

    他见到计红的第一句话就让他一惊:“孩子,你想离开这里对吧。”

    计红能感觉到背后的小女孩十分害怕地缩了缩身体,企图用他挡住自己。

    计红后退几步,走到楼梯边上,在这个穿着厨师服的人出现后,负三楼安静了下来,空荡荡的走廊中只能听到他一个人的声音:“把你背后的小女孩杀掉,你就能离开这里。”

    计红没有轻信厨师的话:“我凭什么相信你?”

    小女孩已经在瑟瑟发抖,死死抱住计红,生怕计红会把她交出去。

    “呵呵…”

    厨师幽幽地笑着,脸颊下有虫子一样的东西在动:“这里有这里的规矩,你必须让我杀了她,这里才能完成一个循环。如果等到上面得油溢到这里,所有的一切就都完了,我们都会被吞没,这里会彻底倒向它们,然后完全陷入失控。”

    “你知道你背后的小女孩是什么吗?她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怪物,这里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我就是被她影响才变成了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每次重新开始循环时就会变成一只怪物,只有循环接近结束时才有片刻的清醒,你不要被她的话给蛊惑了,把她交出来,你就能离开这里。”

    看样子,眼前这个穿着老旧厨师服的小老头就是之前的细长人形,小女孩口中的“叔叔”了,只是这个叔叔还真的有够老的。

    “大哥哥……我真的是怪物吗?”小女孩柔弱地小声说道。

    计红缄口不语,他背后的寒意在慢慢扩散进他的其它部分,事到如今,凭他的种种见闻来看,小女孩的怀疑已经非常大了。

    厨师的话听起来没有破绽,这片空间并不是他第一个进入,难道只有他这次进来才有细长人形抓小孩,才有红衣小女孩?显然不是。

    老厨师两颗眼珠子里泛着瘆人的冷光,他一边说,一边颤巍巍朝计红走来,手上多出把尖刀:“离开这里,把她交出来,让我杀了她,你就可以离开……”

    “她杀了那两个小孩,还杀了她自己和我,这里的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逼着我把这种行为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我已经记不清我杀了她多少次,每经过一次循环,我的意识就少了一分,现在我已经到了接近崩溃的边缘。”

    在它说话的同时,老厨师衣服下面的躯体发生着变化,一块块地方高高鼓起,它的身体在拉长,正在恢复细长人形的模样。

    计红拧着眉头死死盯住它,难道真的应该把小女孩交出去吗?虽然自己答应了小女孩不会丢下她,但如果事实真的和厨师所言一样,那他会立刻把小女孩亲手杀掉。

    但问题是,一旦自己赌错了,厨师是在骗他,那小女孩的死肯定会让这里的平衡倒向细长人形,到时候自己还能有活路?

    而且,他心中的那个疑点一直没有解除,相反,还越来越重了。

    “不要冲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计红的左手受到刺激自然勃发,一道道漆黑纹路显露,让细长人形为之一滞。

    “果然,有智力的怪异是能被我威慑的。”计红这其实是在小赌一把,要是厨师什么话都不听,自己就真的只好放弃小女孩了。

    毕竟他的左手,虽然他自己还不清楚,要等完全显现后才能明白真正的能力,但他现在是绝对无法一击秒杀细长人形的,那只黑雾怪物在受到他的攻击后尚且能打回原形撒丫子跑路,自己当时可是直接废了,要不是高绫,自己就是一块任人宰割的鱼肉而已。

    “你要我交出她,首先得向我证明你说的话是正确的,不然我凭什么能信任你。”

    厨师所经过的地方,脚下的血迹变黑凝固,残肢飞快腐化衰败,溶解出的尸水流出来,染湿了附近的地板。

    空气中本来就足够让人恶心的味道又重了几分。

    厨师目露凶光,躯体不断变形,几欲直接动手,它看上去非常地急躁:“这里的每一个房间都代表了一个被她害死的人,你已经亲眼看见了一切,难道还不明白吗?”

    就像是在印证它的话一般,所有房间关闭着的房间都传出了喊叫声,有人在嘶嚎,有人在大哭,但无一不在憎恨一个存在,那就是厨师口中的小女孩。

    小女孩小声喃喃着:“我不是…不是我做的…”

    但她的喃喃声在那些人的声音里犹如石沉大海,翻不起一点波澜。

    计红眯起眼睛,他若有所思,仿佛渐渐明白了什么,望着这个暴躁的厨师,轻轻安抚住小女孩,计红咧开了嘴。

    “这……这样说起来,也确实是的。”计红忽然变了一副面孔,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往旁边走了几步,微笑地对厨师说道:“我觉得你的话真的是天衣无缝,我相信你了。”

    “那……那就快点把她交出来!”

    厨师欣喜若狂,身体再度拔高了一截,已经和细长人形看起来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脑袋还没有变化,从它扭曲的脸上可以看出此时的它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但是……但是啊,我这个人呢,是个绝对的颜控。你这个人长得太丑了,我不喜欢。”计红在调整站位的过程中悄然无声地接近了一扇没有关上的门,那扇门里没有发出过任何声音,似乎是一间空屋。

    下一刻,他骤然拉开那一扇门,闪身冲了进去。在厨师反应过来之前,“砰!”地关上了门。

    “混蛋!”厨师立刻失去控制,计红能听到“撕拉撕拉”衣服破裂的声音,所有之前关上的门同时砸响,震耳欲聋,整齐划一。

    一把尖刀瞬间刺穿这扇铁门,厨师如一头野兽,杂乱无章地发动撞击,计红在看到它的反应后,彻底相信了自己的猜想。

    不由得笑了起来。

    “厨师的话乍一看似乎没有漏洞,说辞也十分贴合罗盛告诉我的平衡规则,但它毕竟已经不再为人,而是成了一只怪物。禽兽之变诈几何,终究是留下了一丝破绽。”

    计红很快摸到房间的边界,不同负二楼走廊最深处房间一进去就是无尽的漆黑,这里的空间可以说非常逼仄,可能只有十几平米。

    铁门不知道能支撑多久,加上随时可能到来的热油,计红的生命此时已然到了边缘时刻,但他的脸上却露出了轻松的表情,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避开了最危险的时候。

    “它的想法很好,先用门内的东西引起我的猜疑,再亲自出场坐实说法,我如果因为门内东西的话生出了猜忌,可能就会真的相信了它的话。

    但只要听取信息的时候多思考一点,就会发现,它说门内的东西都是以往死在这里的外来者,那么那些外来者就不可能是被小女孩杀死的,因为小女孩至始至终都没有对我起过杀意,最多也不过想强行和我在一起。

    它说被小女孩‘害死’,明显是玩了个文字游戏。这片空间的危险要素除了定时流动的热油,就只有厨师它自己,而小女孩的话也能印证外来者最后都落入了厨师手中,那么被厨师杀死的外来者,它们的意识究竟是不是属于自己,就很值得思索了。

    从现在的结果看来,很明显,外来者都成为了厨师的伥鬼,它们随着厨师的愤怒而愤怒,随着厨师的焦急而焦急!”

    在彻底撕破脸皮后,负三楼那些闭合着的门里,一个个身体拉长,瘦的如同干尸的男男女女从微小的门缝中向外挤了出来。它们无法通过正常途径出去,即使头骨塌陷,胸腔里一根根肋骨破膛而出,它们还是在拼了命地往外爬着。

    计红拨通罗盛的电话,不等罗盛说话,直接道:“我想我已经找到这片空间的核心了,只要将其杀死,我就能脱困了是吧。”

    “一般来说确实如此,不过从这只怪异的辐射力来看,即使是高绫也很难对付。你想向我寻求帮助,对吗?”

    “直接告诉我吧。”

    计红背靠着房间的边缘,小女孩因为计红没有丢弃她显得非常高兴,从计红身上脱离了下来,冰冷得像冰块的小小身体依偎在计红身边。

    “……很遗憾,并没有。不过既然你找到了核心,完全可以根据规律躲避直到高绫前来救援。”

    罗盛没有作过多解释,简单明了地说道。

    计红叹了口气,挂掉了电话。

    既然他说没有,那这电话留着也没有什么价值了。

    计红自觉得自己已经做到了极致,不算纯粹被高绫带飞的那次,他作为一个初次面对超自然现象的半普通人,能走到现在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的能力只是“初步显现”,连发动都不能随自己心意,只有接近怪异时才会被动触发。要是自己的能力是完全态,自己肯定不会像现在一样狼狈。

    短短几十秒,铁门就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被破开。计红只能做最后打算,用这个连那只黑雾怪物都无法秒杀,使用一次就会陷入严重后遗症的能力,和近在咫尺的厨师死斗了。

    他倚靠着看不见的黑暗,脸上有苦笑,小女孩和他贴得极近,现在这种情况,也只有他们能相互依偎。

    忽然,计红闻到了一股烤肉香味,一滴清晰的水滴声在他不远处响起。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

    他顿时明白,热油已经完全覆盖了负二楼,终于还是流向了负三楼!

    “结果是和它同归于尽了吗?”

    热油滴落的速度起初很慢,但几秒过后就会变得极为恐怖,很快,就有一滴热油落在了计红的左手手臂上,热油滋滋作响,却没有留下伤痕,而是诡异地蒸发了,但被烫伤的感觉却一点没少,皮肤上一个清晰的痕迹。计红咬咬牙,想到厨师说的等热油蔓延下来就万事皆休,不由得冷笑,至少没有一败涂地,现在这样应该也能把它一并拉入地狱。

    他是个某些时候非常心狠手辣的人,就像一条豺狼,拼了命也要咬掉对方一块肉下来。

    事到如今,既然自己没有生还的可能了,那也不能让厨师好过!

    正想起身开门缠住厨师,让它没有逃离这里的可能性,但身边的小女孩却拉住了他。

    小女孩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化作了半凝固的液体,覆盖上了计红。

    “你这是……”

    他犹豫一下,杀心渐渐收敛起来,没有抵抗,任由小女孩再度将自己包裹起来,所有的感觉都开始消失,只有触觉不但没有,还变得十分奇怪。

    小女孩似乎是想要“保护”计红。

    热油很快就如雨般注下,到处都是油珠跳动的声音。

    计红能感觉自己“融化”后迅速往一个方向流动,一滴滴的热油不可避免地滴在自己身上,这种烫伤换在平时溅到几点就能轻易烫出偌大的水泡,更不用提现在几乎是沐浴在油水里,享受着生煎活炸的体验。

    在门外的走廊中,这些热油似乎对厨师有天然的克制,每一滴落在它上面,都会熔出一个小洞,没过几秒,厨师就变得千疮百孔,在油雨中挣扎,慢慢倒在了热油里。

    那些热油流进闭合着的铁门后,还在强行挤碎自己想出来的干尸连躲的地方都没有,纷纷被炸至金黄焦脆,连骨头都很快被炸得酥了。从上往下看,整个负三楼此时就像一口油锅,厨师、干尸就是油锅中的一块块生肉,以往的施虐者在此时变成了受虐者。

    要不是小女孩保护住了他,此时计红的下场,不会比那些干尸好到哪里去。他毕竟是一个活人,人怎么可能在油锅里行动,立刻就会倒了,活活被炸死。

    计红自己已经快被油炸的感觉逼疯了,难以想象包裹住自己的小女孩感受,只怕比自己痛苦得多。

    仅仅是因为自己没有丢下她,值得做到如此地步吗?

    计红无暇思考,小女孩只坚持住把他送到走廊上,短短十几秒的时间,计红的五感就在恢复,恢复视觉的计红能看到油注如雨,到处都是滚滚的热油喷出,楼梯处断掉的黑暗深渊里,更是翻着油的喷泉,仅仅看着就已经触目惊心。

    小女孩还在勉强地覆盖在计红体外,避免让计红不会直接受到伤害。

    那两个小孩的阴影在墙壁上十分雀跃,这里最多的热油就是从它们阴影处喷出的。

    “我日你仙人!”

    计红大脑都快无法思考了,左摇右摆地随时都有休克的可能,他忍着快要发疯的剧痛,终于看到了那两个小孩的阴影,抱着不能让别人好过的本能心态,左手直接捶在了小孩阴影上面。

    令计红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拳下去竟如同打在了豆腐块上,左手轻而易举的捅穿了墙壁,那个小孩阴影不再动弹了。

    自己的左手插在墙壁里面,没有一点疼痛,相反,还冰凉冰凉的,非常舒服。

    另一个小孩阴影看到这一幕,非常惊慌,开始往其它地方逃去。在计红捅穿一个小孩阴影后,负三楼的热油瞬间少了一大半,天花板上落下的热油也随着另一个小孩阴影的逃去变得稀稀落落只有几滴!

    计红陡然明白了什么。

    按普通的思维惯性,任谁看到一个地方在喷着热油,都会避而远之,毕竟能喷出热油的地方,肯定装满了热油,如同一个大油壶,不会想着一拳往油壶里闷!

    但这看似最危险的地方,却偏偏是它的罩门,就像台风的风眼,外面风云卷动,强大而可怕的力量能撕碎一切进去其中的事物,但理应最可怕的核心区域,却云淡风轻,安之若素!

    当然,即使自己早就发现了这一点,如果不是获得了小女孩的信任,自己也不可能顶着滚滚的热油将左手贯穿小孩阴影,而是会因为神经遭受强烈刺激直接休克,倒在滚油中像那些干尸一样被炸到只剩下一坨勉强看得出是人的焦炭。

    他看到求生的希望,岂能放过另一个小孩阴影,牵动疼得好像快断了的双腿,迅速追上移动速度不快的对方。

    这个小孩阴影连忙向计红跪下,似乎是在祈求计红放过自己,与此同时,剩下的热油也开始退去。但计红无视了它的举动,左手果断而不容分说,在小孩阴影绝望的目光中,没有半点迟疑地刺破了它的脑袋部位墙壁。

    小孩阴影是依附于墙壁存在的,就像一只二维的生物,在计红左手刺破墙壁后,它慢慢停止了动作,变成了一块印在墙壁上的真正的阴影。

    计红此时已经用尽了最后的精神,看到走廊中所有的事物都停止了变化后,他放松了,之前遭受的剧痛一并涌了上来,虽然有小女孩作为第一道防线,但他也如同被滚烫的开水泡了一遍,休克不仅仅限于受到强烈创伤才会产生,在拔出自己左臂后,计红几乎瞬间就倒了下去。

    小女孩所化成的液体只剩下了薄薄一层,比刚开始少了近三分之二,她凝成一小团,最后在计红心口处慢慢融化,渗透进了计红的心口处。

    血腥味消失在空气之中,被红色涂抹的窗户开始褪色,这片空间正在消失,开始与现实重合。

    在计红昏迷过去十几分钟后,一个将娇小身体裹在大衣里的少女从小区外走了进来,她迈着一双修长纤细的大腿,腰间隐约可见一柄羊角锤的形状,一双闪亮闪亮的大眼睛打量着四周,来到了计红住的公寓。
  

  

http://www.nbptweb.net/142_142776/429680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