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下八门 > 女主穿越变成一只龙 - 女儿多大要讲生理知识
    “三六五,八门术,金家门里帝王墓。

    柳子道,戏子路,兰花千手蛊门渡。

    红手绢,索命鬼,阴阳两道亲人哭。”

    这是老一辈儿人用口口相传的方式,留下来的一首打油诗,我想很可能大多数人和我一样,在第一次听见它的时候都不大明白这首诗里面说的是什么意思。

    可当那次事情之后,我突然明白了它里面所表达的意思,它是在向人们讲述这一段故事,一段传奇,甚至是……

    一个江湖……

    一个关于下八门的江湖……

    下八门?

    何为下八门?

    正所谓,上八门为官,平八门为商,而这下八门,自然也就是贼。

    顾名思义,下八门是由八个职业所组成。

    江湖上的人称他们为“金、皮、挂、踩、平、条、吊、柳”。

    翻译成诸位能听懂的话就是,“盗门 、蛊门、机关门、凤门、千门、巫门、红手绢、索命门”,共八门。

    至于我要给你讲的故事,就要从这下八门开始。

    …… ……

    2009年,秋。

    “铃铃铃……”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从梦里吵醒,我揉揉了眼睛本想骂街,可看见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着“老爷子”三个字,于是果断的收起了怒气,按下了接听键。

    可奇怪的是,电话的那头竟然没有人说话,只是“滋滋滋”的一阵忙音,过了十几秒后才偶尔传来几声模糊不清的话语,听着好像是“二……七……四……七……七……六……。”

    “这他妈的是什么信号?”我皱着眉头骂了一句后,拨打了回去。

    可让我意外的是,我一连打了四五次,电话的那边始终是:“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后再拨。”

    我看了一眼电话,皱着眉头说道:“这是他妈的什么情况?”

    说完,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8点45分,喃喃自语道:“这个点儿老爷子不应该在忻州和堂口的鹰老七谈事儿吗?怎么好好的打给我了?”

    就在我这儿诧异的工夫,房门突然被人敲响了。

    “砰砰砰……砰砰砰……”

    敲门声很急很用力,要不是门足够结实,估计这会儿早就被这人给卸下来了。

    听见这股子敲门声,我没好气的骂道:“谁啊?这一大早上的,这他妈的是要疯啊?”

    说完,我披上一件儿外套,快步走出去开门。

    敲门的这人叫李明,是我们家的一个新来的伙计,年纪比我小几岁,为人十分勤快,办事也机灵的很,平日里跟我关系还不错,经常在一起抽烟打屁,在我的印象里这家伙做事儿及有分寸,绝不是这么冒失的主儿。

    我见着是李明,于是便没好气儿的骂道:“你小子今儿是不是疯了啊?还是他妈的皮痒欠揍了?这么使劲儿的敲门?”

    李明看见我开门,脸上难掩焦急的神色,大声的说道:“小胡爷,不好了,出大事儿了!”

    我皱着眉头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给你急成这个熊样?”

    李明焦急的说道:“老爷,出事儿了!”

    我惊诧的喊道:“什么?我门家老爷子出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

    李明点头说道:“三个月前,鹰堂主在忻州乡下收东西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处古墓,听说是唐朝时期的唐墓,而且规模还不小。老爷本想和鹰堂主一起下地把这唐斗给倒了,可谁承想他们两个人带了十几个兄弟还没等到地方,就突然和外面的兄弟失去了联系。这不,几位当家的让赶紧我找您过去一起商议这个事情。”

    …… ……

    一元斋,京城里最大的古玩商铺,也是我们胡家祖辈几代打下来的产业。

    说好听一点儿,我们一元斋做的是古玩字画的正经生意。

    但说白了一点儿,我们一元斋祖祖辈辈都是这下八门里盗家门的门人。

    盗,何为盗?

    一切不用钱取之的皆为盗。

    下八门中自古以盗门为首,为何?

    因为盗门最大,人也最多。

    人多,自然分支就多,规矩也就最多。

    我们胡家,在盗家门中取一个金字,讲究的是“罗盘问天看乾坤,一墓三问五黄昏”。

    说直白一点儿就是,寻龙问穴、下地倒斗的摸金校尉。

    不过,由于七十年代以后国家队古墓的保护性开发和政策的不断完善,到了我这一辈儿,盗家门已经开始日落西山,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

    不仅如此,连下八门也开始缓缓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之中,很多门派甚至只听偶尔在说书人的嘴里才能听见了。

    至于我,姓胡名天,是胡家的三代单传,打小就极为好斗,打架斗殴的事儿那就像是家常便饭,我们家老爷子最后实在没办法,便托人找关系给我送去当了兵,今年才退伍回到家,性子虽然有所收敛,但对于继承家里面一元斋的事儿,还是没什么兴趣。

    一元斋,正厅。

    此厅名曰杯梅,取自李商隐的一首诗——《小园独酌》,“半盏龙须席,轻酌玛瑙杯。年年春不定,虚信岁前梅。”

    我到这杯梅厅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七个人,有男有女,这里面除了二当家许叔我认识之外,其余的人我都是第一次见。

    我大步走进杯梅厅,冲着许叔说道:“叔,我们家老爷子怎么了?”

    许叔看着我,脸色沉沉的说道:“你来啦!小胡,先坐下来说吧。”

    我点了点头,便找了最靠外面的一张椅子坐下。

    见我落座,许叔便开口说道:“人既然已经到齐了,那我们就来说说正事吧!”

    说完此话,许叔摆了摆手,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从杯梅厅边上的一个屏风后转了出来,手里面拖着一个很大的盘子,盘子上面盖着一块红布,布下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放的是什么。

    小姑娘拖着盘子走到了杯梅厅的中央,站定,冲着周围的人施了一个礼之后,将那个盘子放到了许叔边上的桌子上。

    许叔缓缓的开口说道:“各位或许有人知道我今儿为什么把你们找来,或许有人不知道为什么。可不管知不知道,按规矩我还是要说明一下原因的。”

    许叔顿了顿,用眼睛扫视了一圈在场的人之后,才缓缓的说道:“我想你们已经听说了,我们一元斋在山西忻州的堂主鹰老七在三个月前下乡收货的时候,无意间收到了这个东西……”

    说着,许叔缓缓的掀开了盖在盘子上的那块红布。

    随着红布一点点的被掀开,一块巴掌大青白色的圆形玉石漏了出来。

    这玉石造型古怪,雕工简朴,离远了看它好像是一条盘着的青龙,龙头在中间,一对比例极为不协调的大眼睛突出在外,可离近了看,它却又像是一只蹲伏在地的白色蟾蜍。

    更诡异的是,自打这玉石一出现,整个杯梅厅里的温度一下子好像降了十几度,甚至连玻璃上都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霜。

    “鸱吻珠!”

    看到这个东西之后,杯梅厅里的七个人,有四个惊声尖叫了起来。

    一个胖胖的女人最先沉不住气,她用一种好像是母鸡被踩了脖子后发出的声音一样的语气,缓缓说道:“江湖上最近传言,这鸱吻珠本是一对,一冰一火,名曰鸱吻凤鸾,是佛陀侍卫大黑天的左眼与右眼。明末清初的时候,被一名叫做齐天大圣的摸金校尉在一座唐代大墓中寻得,后下落不明。没想到,这鸱吻珠今儿竟然落在了一元斋的手上。”

    许叔看着那个女人说道:“李姐,果然通晓古今。”

    边上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男人,看着那鸱吻珠,眼睛里面隐隐透出贪婪的光芒,可是他仍旧不动声色的问道:“许二爷,您今儿把我们都叫来,又把这鸱吻珠拿出来,是几个意思?”

    许叔看着那个黝黑中年人,缓缓说道:“我是想求几位帮个忙,而这鸱吻珠就是酬劳。”

    “哦?”

    听到许叔的话,几个人都不由得惊诧。

    黝黑的中年人皱着眉头问道:“你需要我们做什么?”

    许叔的眼睛在他们每一个的脸上扫过,最后淡淡的说道:“找一个人。”

    那个胖胖的李姐问道:“谁?”

    许叔缓缓说道:“我们家掌柜,胡爷!”

    说完,许叔拍了拍手,刚才那个小姑娘又从屏风后面施施然的走了出来,这一次她手里拿着的是几张照片。

    照片每人一张,我接过手里看了一眼,里面的内容是一块龟甲片,不大,黑褐色,成体呈现上宽下窄的造型,龟甲片上刻着两个怪异的文字,像是蝌蚪,又像是一个个奇怪的符号。

    许叔见每个人都拿到照片,缓缓的问道:“各位谁认识这个东西?”

    许叔的话音未落,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哪位?”我接起电话低声的问道。

    “天儿,是我,猴子!”电话对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这人叫侯大勇,是我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发小。这货平日里没个正行,在潘家园里靠着卖假货忽悠人为生,怎么今儿好死不死的给我打电话?

    我小声的问道:“猴子,怎么了?”

    侯大勇在电话那头焦急的说道:“天儿,妈的出大事儿了!你现在有时间没有?我去找你,这事儿只有你能帮我!”

    我诧异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儿?我这边现在也有点事儿,要不等我完事儿去找你?”

    侯大勇听见我的话,大声道:“奶奶的,等你来找我黄花菜都他妈的凉了!”

    我说道:“我擦,那你赶紧说什么事儿,能帮的我现在就给你办了。”

    侯大勇在电话那头大声的说道:“我们家老爷子不见了。”

    我听到侯大勇的话,整个人一震,惊诧的问道:“什么?你们家老爷子也不见了?”
  

  

http://www.nbptweb.net/134_134962/3883486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