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价小毒妃 > 妈妈柔软的奶子 - 小米平板4顶部小孔捅了
    这话真是够羞辱人的,石榴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而陆鸣晟则是直勾勾的盯着顾湘宜,嘴角的笑愈发深沉。

    他太喜欢这种性格的了!

    “姑娘只许告诉我你是哪家的,何必说这种咄咄逼人的话。”

    “咄咄逼人的前提是对着人说话,你是那一撇一捺担得起的?”顾湘宜冷笑一声,连正眼都没看陆鸣晟的,看向石榴一挑下巴:“吃,别因为这玩意儿坏了心情。”

    易景枭原不愿出来,他不喜欢吃酒,更不喜欢和各怀心思的人出来小聚,偏偏人家帖子递到了家门口,邀他的同时也邀了他三弟,若是他不来只他三弟一人来,难免要惹人口舌。

    刚上到二楼,一抹风景敛了他的视线,顾湘宜坐在桌前,虽只看见了一个侧面,但他确定那就是当夜从宁家密道中出来的女子。

    “姑娘,你这么说话就不好听了。”陆鸣晟不知身后楼梯上来了人,还在和顾湘宜纠缠:“我...”

    剩下的话让他生吞了进去,此刻盘子的碎片就卡在他的喉咙前,怕是再多一个字出口,顾湘宜就会取了他性命。

    易景枭的三弟易景儒也看见了这个场面,当即就停住了脚,打算看看究竟如何。

    对于这张新面孔,起了好奇心的人并非一个两个,可易景枭心中清楚,她是宁远江的人,真要是将事闹大恐怕会被牵扯进去,到时候查出她和宁远江的关系来,那这姑娘就没命了。

    于是从不多管闲事的易家二公子,今日却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陆鸣晟的背领。

    他比陆鸣晟高出了大半头,石榴猛然抬头,见他眉峰挺拔,乌眸湛湛,冰雕般的脸上几乎没有表情。

    顾湘宜一眼就看出了他是何人。

    “谁这么多管闲事!”陆鸣晟借着酒劲儿往后猛地一甩胳膊,却狼狈的一动都动不了。

    身后的声音传来,易景枭说:“我这是救了你的命,不然你哪还有嘴在这儿啰嗦?”

    缓缓回过头去,陆鸣晟看见了易景枭的脸,吓得腿瞬间就软了,脸上挂着笑说:“呦,世子爷,对不住对不住。”

    顾湘宜一挑眼皮,对于易景枭的帮助不以为然。

    没有能耐还惦记着美色,随便看着个长得美的都上来凑,这男的也怪丢人的了。

    “离这儿远点。”易景枭说完,抬眼看了看顾湘宜。

    而顾湘宜也只是淡淡的夹起了一口菜,对于他们俩的事毫不在意。

    陆鸣晟狼狈起身,陪着笑快步离开了鸿云楼,而石榴则是放下了筷子,不知该不该吃了。眼前的男子定是贵公子,她为人俾子,实在是不好意思。

    “石榴,继续吃。”

    自家姑娘倒是觉得没关系,可石榴哪里敢啊。她现在真是有泪直往心里灌。

    易景儒的手搭上了易景枭的肩,笑呵呵的说:“看来人家姑娘这是不领情啊,二哥,你这好人做的,人家压根没放在心上。”

    声音有些耳熟,顾湘宜认识他,易家的庶子排行第三,生母早逝,平日里没什么大志向,花天酒地的地方总是能寻到他。

    “就算是领情我也不领你的情,你在这儿凑什么热闹?”顾湘宜冷声问道。

    易景儒愣了愣,半天吭出一句话来:“还是个呛口的小辣椒。”

    嗯,今天出门一定是没看黄历,顾湘宜真是不愿和他们再多废话,杀葛瑫时倒是顺利,结果碰上这一个两个的,都给她添麻烦。

    “易公子若是无事那便快些离开,这儿人多口杂,你不在乎我还在乎名声呢。”

    易景儒站着没说话,可易景枭不然,他知道眼前的人是在对自己说话,至于他怎么知道的,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更让他觉得好奇的是,这是他与眼前姑娘的第二次见面,互相不知名姓也不认识,为何她张口便称自己是易公子?

    算了,人家话说的清楚,自己还有何事情赖在这儿不走?转身易景枭便扯着三弟离开了。

    “二哥,那小娘子是真好看。”易景儒的嘴像是停不下来了一样,端着酒盏说:“那双眼就像是诗词里的那句...什么来着,罢了想不起来了,真是好看,这样的小娘子娶回家里,那可是上辈子积德的好事。”

    “忘了适才她把瓷片架在陆鸣晟脖子上的时候了?”易景枭冷冷开口:“想娶人家之前先想想你有没有那个福气,那可是个厉害的。”

    身边的人都围过来问:“你们这说的是谁啊?哪个小娘子?走,咱们去瞧瞧。”

    易景枭刚要出口阻拦,谁知易景儒嘴快道:“顺着楼梯到二楼往左拐一点,那小娘子长的可漂亮。”

    可等众人过去时,除了盘子碗碟还在桌面上,人已经不见了,那位据说很美的小娘子,他们到最后也没见到。

    回去的路上石榴小心翼翼的看着周围,生怕被谁盯上,但前面的顾湘宜却十分淡定。

    爬墙回伯府,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时石榴这心里还是不安生,一颗心上蹿下跳的,好像不在原位了,就连倒杯水都失神,将水溢出了杯口。

    顾湘宜注意到了,也知道她在怕什么,宽慰道:“京城里住了成千上万的人,我只是伯府内宅一个从不出门的庶女,哪个能怀疑到我身上?他葛瑫作恶多端,恨他的人一抓一大把,我怕再晚两天杀他就排不上号了,你别放在心上,我敢杀他就有把握全身而退。”

    听了她的话,石榴点了点头,还是没忍住劝道:“那姑娘以后可要小心,万一被街上的人看见了,或是被查出来了,可不止是掉脑袋那样简单。”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葛瑫的尸身被发现时,天还没彻底亮起来,街上的巡兵瞧见一个模糊的人影躺在地上,还以为是谁吃酒吃醉了,快走两步闻见了丝丝血腥,离近一看才知是葛瑫。

    其实一开始没人看出那是葛瑫,只是怀疑,他的双眼被刀横划一刀,面目十分狰狞,哪个敢认?

    后来到葛瑫府上核实了一下,确定昨夜他没回家,家里人以为他又宿醉歇在了外头便没放在心上,结果走到尸身旁边,确认了他就是死去的葛瑫,他的夫人当即哭晕在了地上,大儿子瘫坐在地,一个小妾当街吐了起来。

    死了禁军统领的得力干将,这种事发生在京城,轰动可不小,就连五城兵马司都出动了。

    之前怀疑是仇杀,后来又怀疑是劫财,不然葛瑫的钱袋子怎么可能出现在尸身附近,而里面空空如也呢?两个被打晕的小厮说不出个所以然,他们甚至是最后醒的。

    易景枭自然也听说了这事,当即就想起了那个模糊的人影。

    “昨夜的那个姑娘,会不会是替宁将军报仇?”他低声的自言自语着。

    宁远江是死在葛瑫手上的,那姑娘在宁安将军府哭的那般悲痛,一定是与宁家极其亲近的,况且她还有一身武艺,若是人真的死于她手,那便说得通了。

    想想晚间她还风轻云淡的到鸿云楼吃饭,当真是大胆啊。易景枭无奈的摇了摇头,越发感谢昨夜的自己,幸亏及时出手拦下将要杀了陆鸣晟的她,不然事情闹大,查到葛瑫的死与她有关便不妙了。

    而此刻被他担心着的顾湘宜,正无所顾虑的用着早饭。

    梗米粥熬的不错,葱油花卷松软可口,看来厨房在这种便宜吃食上不打算糊弄禾吟居的,主仆两个早上都吃了不少。
  

  

http://www.nbptweb.net/124_124298/3452376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