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价小毒妃 > 小子宫被撞开了呜呜呜 - 穿越之玩遍日本娱乐圈
    窒息的疼让身穿嫁衣的少女瑟瑟发抖,早已咬破了的嘴唇半点血色都不见。抬起眸子直视着面前的男人,宁初只觉恨意昭昭,心像千百只蚂蚁在啃噬一般煎熬。

    就在不久前,宁初端坐在喜床之上,听着门外杂乱的脚步声毫无预兆的响起。

    “可是有人要来?”

    “奴婢去瞧瞧。”丫鬟婉笙站起身说。

    还不等开门,外面的人一脚将门踹开,木门重重磕在门扇之上,连带着婉笙一同被踹倒。

    声响惊动了宁初,她掀开喜帕,当看见来人时惊愕失色。

    自己的新郎官,当今圣上的四子,众人口中的业王殿下,此刻与宁兰心站在一起,一左一右尽是王府侍卫。

    “殿下这是作何?”宁初问。

    身穿喜服的业王眸中闪过一丝凌厉:“宁初企图下毒行刺本王,速速将她拿下!”

    业王为继后所出,身为皇子难免对皇位有觊觎之心。而宁家是先皇后的母家,若想除去先皇后所生的安王,那首先就要将宁家除掉!

    变故之快宁初来不及思考,看着侍卫成群抄刀而来,寻不到武器的她拔下发髻后三寸多长的凤钗,凤冠掉落在地,过腰的青丝如瀑布般泄下。

    突然瘫软的感觉席卷全身,一身嫁衣束缚了她的手脚,没多久她就被按在了地上。

    这时她猛然想起,那杯茶!

    宁兰心表面与她姐妹情深,要在大婚之日陪伴在王府,适才递给她一杯茶,此刻的瘫软恐怕就是那茶所致。

    “殿下!姑娘并未下毒行刺您啊!”婉笙跪着蹭到了业王面前,颤抖着哭道:“您一定是误会了,奴婢可以以命担保姑娘绝不会那么做!”

    “你的命值几个钱?”宁兰心嚷道:“我亲耳听到叔父和姐姐说,如今业王殿下立储的可能大,为了安王当上太子,他要姐姐带着毒药嫁进王府,在殿下的饮食里下毒,那毒天长日久会损伤脏脾,等察觉到时人已经不治而亡了,你们好狠的心!”

    “荒唐!”一抹愤怒染上了杏眸,宁初死死瞪着宁兰心:“你休要污蔑我!卑鄙小人,亏得宁家对你恩重如山!”

    宁兰心听完却笑的格外刺眼,伏在业王胸口娇滴滴道:“殿下您看她,这种时候还嘴硬!”

    “如今父皇的兵已经血洗了宁家,她就是再硬气也无用。”业王阴冷一笑,看向宁初的眼神就像打量砧板上任他蹂躏的肉:“把毒药搜出来,擒贼擒脏,让她死个明白!”

    血洗了宁安将军府…

    宁初难以置信的瞪目看向业王。

    早知道皇上忌惮宁家,宁家手握兵权,父亲是朝中一品大员,他和哥哥全是战场上厮杀不败的将军,因先皇后是宁家所出,所以业王也忌惮宁家,生怕宁家拥戴先皇后所生之子安王,于是这皇家父子俩就弄了个罪名,要将宁家铲除!

    朝堂上下乃至京中百姓,无人不夸业王一声好。勤政为民,励精图治,简直是皇位的不二人选,可传闻中这样的人,为了那权利的顶端,却要在大喜之日残杀妻子一家!

    恨意自她眼底疯狂滋长,深入骨血,就连指甲深入掌心都未曾发觉,鲜血沁出。

    看着宁兰心走近,宁初眼中的愤怒几乎喷薄而出。

    “烂心肠的东西,你不得好死!”

    宁兰心当没听见宁初的咒骂,将手伸进了她的嫁衣袖子,从一不起眼的袖囊里拿出了一小瓶毒药。

    看见这瓶毒药时,宁初什么都明白了。

    宁兰心是她远房表叔的女儿,表叔一家入狱丧了命,年幼的宁兰心便被父亲宁远江接到家中抚养,这一养就是十年。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还容易给宁家遭来祸患的亲戚,宁初可以说将她看作亲妹妹对待,现在被她这般陷害,真是让宁初心如刀割。

    嫁衣是宁兰心所绣,这袖囊自然也是她所制,从头到尾宁初就是走进了她的圈套!

    “殿下您看,姐姐果真带着毒药呢!”

    “你住口!嫁衣出自你手,这毒药自然是你放进去的!”宁初的半张脸被踩在地上,说话极为艰难。

    “是吗?”宁兰心见状落下泪来:“姐姐你为什么要攀咬我?将军府里的人都死光了,眼下妹妹无处可去,业王殿下不计较宁家的罪过愿意收留我,这对姐姐来说是好事啊!你果真是没拿我当亲妹妹,竟这般不为着我打算!”

    这行事做派,当真是恶心!

    手中紧紧捏着那支凤钗,宁初用尽力气,抬起手将凤钗扎入宁兰心脚中,尖锐的凤钗瞬间扎透了她的鞋子和脚掌,哀嚎声响彻婚房。

    与此同时,侍卫举刀拦截,刀子狠狠戳在宁初的手背上,难以忍受的疼让宁初咬住银牙,随着刀子拔出,一串血滴溅在了她的脸上。

    当场宁兰心疼的跌坐在了地上,浑身发抖如同筛糠,而宁初则咬紧牙关,布满血丝的眸子溢出满满的恨。

    婉笙哭的几乎断了气,冲到宁初面前想要保护她,可两个侍卫挡在了她面前,一人将刀捅进了婉笙的腹中,一人用刀抹了她的脖子,之后飞踹一脚将她踹开,鸳鸯戏水的屏风被她撞倒在地,鲜血如雨一般,溅的四处都是。

    “不!婉笙!”宁初叫喊着,泪水混着血水低落。

    深深的无力感侵蚀着宁初。整个宁家的灭亡,婉笙惨死在自己面前,想着父亲、哥哥、宁家的一百三十八口,宁初这心中就像是有千百只刀子在狠狠的戳。

    “我杀了你!”

    话音未落,一把利刃扎进她的身体,只听见悲怮而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婚房。疼痛让宁初有些喘不过气,心脏似乎被遏制住,嘴里的甜腥味十分的浓。

    随着她一口血吐出来,男人缓缓张口。

    “杀本王的这个愿望你临死前怕是不能完成了。”业王冷笑道,语气充满戏谑:“不过若有来生,你可以试试。”

    话里的得意让宁初十分厌恶,可她反抗不得,背上的痛让宁初一度窒息。

    业王慢步走近,脸上挂着胜利的笑,伸出手一旁的侍卫连忙将短刃递上。

    短刃之上两排细小的倒刺映着冷光。男人没有多余的废话,蹲下身将短刃扎进宁初的肩头,随着短刃拔出,刮下了两道血肉。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后,痛楚让她浑身发抖。

    一刀又一刀,嫁衣被刮的破烂不堪,亦如此刻宁初那千疮百孔的身躯。

    随着血液流出,宁初不甘心到了极致,接着短刃刺破了心脏,她并没能逃过死亡的魔爪。

    业王直起来踢了踢宁初的头,那双充满恨意的眼到死都在瞪着他。

    “扔远些。”说完这句,他擦了擦手上温热的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房间。

    从瓦森森,西北角阴冷破败的小院子内,野花正灿,墙头长满野草,微风带起一阵清香,顺着窗口吹入了室内。
  

  

http://www.nbptweb.net/124_124298/3452372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