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偶剑罡刀传 > 穿书女配要修仙南宫蔷薇 - 公交车上的奶水!
    五人又一次来到了主屋,围绕着小方桌坐了下来,每个人的竹筒中都倒满了酒。

    “为了死去的沐院长,我敬三位一杯,祝你们早日找到真凶,为你的朋友洗清冤屈!”老公公首先站了起来,然后将竹筒中的酒一饮而尽,接着缓缓坐了下来。

    “你们三人恐怕不是真的兄妹吧?”老婆婆问道。

    “不瞒两位老人家,我们不是兄妹,我叫窦景鹏,这位叫阮文隽,她是我的师妹,而这位是司徒兰兰,我们是非常好的朋友。”窦景鹏认真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都喝得差不多了,然后才微醉的走进各自的房间。

    而此时的李诗鹤还没有睡,他坐在一张桌子前,右手扶住自己的额头,已经睡过一觉的楚楚从床上爬了起来,走到了李诗鹤的面前。

    “诗鹤哥,你还没有睡呀,你在想什么?”

    “我知道有一个人肯定知道五台山灭门一案的真相。”李诗鹤喝了一口茶,茶有些微凉,不过他并不在乎,又斟了一杯。

    “是谁?”楚楚也坐了下来,紧靠着李诗鹤。

    “无名山已故道长李忠。”李诗鹤又喝了一杯,“茶也是一个好东西,喝再多也不会醉。”

    “一个死人,就算他知道这个秘密又如何,难道你能让死人说话。”楚楚道。

    “不如我们明天去一趟无名山吧,‘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会知道一些线索。”窦景鹏捏紧了手中的杯子,然后又轻轻放下。

    “咚!——咚!咚!”,“平安无事!”外面又响起了打更的声音。

    “诗鹤哥,现在是三更天了,你去床上睡一会儿,我在这儿坐着。”楚楚道。

    “我不累,你去睡吧,好好休息,为了避人耳目,明天我们五更天起床,前去无名山。”李诗鹤说道。

    “诗鹤哥,我就喜欢你这果敢的性格,仿佛只要有你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情。”楚楚握着李诗鹤的手。

    “楚楚,你就是我的‘勇气’,是我果敢的源泉,每当想起你,我就浑身充满力气,上次你坠崖,我误认为你死了,我突然觉得我的整个世界都塌陷了,我六神无主,浑浑噩噩地去了东瀛,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学会了喝酒。”

    “你去了东瀛,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楚楚惊奇地问道,也猛然地松开了手。

    “你也从来没有问过我。”李诗鹤道。

    “你去了扶桑,都经历了哪些?现在我问你了,你总该说了吧。”

    “我把中原的武林秘籍《阳花失重刀谱》带回来了,算不算一件大事。”李诗鹤道。

    你实在是一个令人惊奇的人,小小年纪,就一人流落在国外,除了带回来刀谱,就没有别的事吗?”楚楚继续追问。

    “我用自己所学的刀法,拯救了一个家族。”李诗鹤道。

    “都说扶桑的女子温柔,你有没有遇到一些姑娘?”

    “我想你真正关心的事情就是这个吧,那我就坦白告诉你,楚楚妹妹,我李诗鹤向天……”“天”字还没有出口,楚楚就捂住了李诗鹤的嘴,“不需要你发誓,我只想要你好好地活着。”

    “好,那我就不发誓,我在扶桑真的没有遇到倾心的姑娘,我的心中只有楚楚一个人,楚楚在我心中占用的地方太多,已经容不下别的姑娘了。”

    “油嘴滑舌。既然你没有和扶桑的姑娘有来往,那你的包裹里怎么会有一个手帕,手帕上有诗有画,分明就是一段恋情。”楚楚终于把自己发现地秘密说了出来。

    “不是这样的,我们之间是单纯的。”

    “‘我们’,你居然用‘我们’这个词。”女人吃起醋来是非常恐怖的,即使最好的姑娘也不例外,楚楚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她能从鸡蛋中挑出骨头。

    “是这样的,这个姑娘叫花京院直子,由于我救了她的家人,他好像对我产生了感情,毕竟我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是我对她的感情止于朋友。”

    “既然你对这个姑娘没有意思,那你为什么还留着她的手帕。”

    “算是一种纪念吧。”李诗鹤抬起了头,将茶壶里的茶自上空缓缓地倒入嘴中。

    “还喝,把茶壶放下,你把你和她的故事当成是一种‘纪念’,那你要记多久。”

    “今天就忘记,行不行?”李诗鹤道。

    “这还差不多。”楚楚道。

    “好了,楚妹妹,时候不早了,赶快休息吧,我趴在桌子上也睡一会儿,不要和我争,现在天气越发寒冷,你身子薄,扛不住。”李诗鹤道。

    第二天天还未亮,李诗鹤和楚楚就起来了,他们轻轻地走出旅馆,别人都在睡觉,打扰到别人总不是好事。他们上了马,就火急火燎地赶往无名山。

    此时窦景鹏、司徒兰兰和阮文隽也都起床了他们要赶往“唐宋客栈”,当然他们要还像之前一样,打扮成普通百姓模样,以免惊动了唐宋这两只老狐狸。

    李诗鹤的路途较窦景鹏要近得多,因此他先到了无名山,此时太阳已经浮出一道红红的弧线,与地平面近似相切。无名山真不愧“无名”二字,到处都透着老庄的“无为而治”的精神,每一个人,来来往往,互相却让,在这里似乎没有争强好胜,有的只是一片不为名不为利的安静祥和,好像一座世外桃源。李诗鹤和楚楚下了马,将马系在一棵粗树上,来到了一个道童面前,“这位小道士,请问你们住持在哪儿?”

    道童看了一眼两人,觉得不像坏人,就用手指了指远处最高的塔,然后又用手指指了一下自己的嘴巴,摇了摇头。李诗鹤和楚楚都明白了,此道童是一个哑巴。

    二人便向最高塔驶去,这一路挺累的,光是爬的梯子就将近一百阶,他们来到了最高塔,找到了老住持。

    李诗鹤首先问道:“住持,在下潜力迢迢赶来,是有一事相问。”

    “什么事?两位少年人坐下来慢慢说,贫道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住持说道。三人就坐了下来。

    “那在此先谢谢住持了。”楚楚抢着说道。

    “先别急着谢,等过回答了你们要问的事情,再谢也不迟。”住持笑着说道。

    “住持,你知不知道道长李忠李老前辈。”李诗鹤道。

    “知道,他死之前,可是我的至交好友,我们常在一起泡茶,赏花,下棋。他的棋风很棘手,一般人都达不到这种境界。”住持道

    “敢问住持是否知道他的一些旧事?”李诗鹤道。

    “我确实知道不少,李忠道长在没有来到五台山之前,是当朝一品大员,学富五车,才华横溢,几乎每年的科举考试,他都担任主考官。可是有一年科举考试刚过去不久,他就辞官了,来到了五台山出家了。”

    “所谓何事?”楚楚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有人说他泄题,惹怒了皇上,也有人说他以权谋私,但究竟是为何,他从未向任何人提起,只记得他临死的前几天,沐家大院的沐院长突然来找过他数次。”

    “沐院长是何人?“窦景鹏问道。

    “沐院长就是五台山灭门案的最大受害者。”住持道。

    “看来李忠道长真的和五台山灭门一案有关系。”楚楚道。

    “此案会不会是李忠道长所为?”窦景鹏道。

    “这个绝对不会,因为在发生五台山灭门案的同一天,李忠道长惨死在‘贯江龙’司徒黑雨的魔龙掌之下。”住持急着解释,虽然“无名山”不争名不争利,但面对声誉,谁有能真的释怀呢,如果真的不再为名利驱使,那么这个人也许就活不下去了,因为他没有利用的价值了,活着等于浪费。

    “住持,我们就不打扰了,我们且先回去了。”李诗鹤道。

    “贫道上了年纪,恕不远送。”住持道。

    二人匆匆下塔,下坡的路果然轻松,他们很快来到了系马的地方,他们牵着马离开了无名山,李诗鹤和楚楚什么线索也没有得到,心中一阵懊恼。他们骑在马背上,优哉游哉的,不知何去何从。

    突然李诗鹤眼前一亮,他发现了一个“大鹏展翅图”,其实就是一只简笔画的鹏,正刻在树上,这时窦景鹏的标记,也是他们之间秘密联系的记号,除此之外,图的前面刻有一圈又一圈的圆,就像射箭的靶子一样。李诗鹤惊叫一声:‘如果我没有会错景鹏的意思,那么他一定是找到了真凶。”

    “诗鹤哥,你为什么这么说?”楚楚问道。

    “这些图都是窦景鹏留下的,这只鹏鸟代表窦景鹏,而这像年轮一样的圆其实是靶的意思,说明他已经找到了靶,找到了目标。”李诗鹤解释道,“好了,我们按照窦景鹏的标记前进吧。”

    ……

    “兰兰你快点儿,我们在天黑之前最慢也要赶到金家镇,我们晚一天,诗鹤就会多一天危险。”窦景鹏着急地说道。

    “我也想跑的快,可是今天不知道这马儿是怎么了?跑起路来一颠一拐的。”司徒兰兰不停地用马鞭抽着马屁股,可是越抽,马儿颠的越厉害。

    “你是不是故意拖延时间,你明明就不想就李诗鹤。”阮文隽道。
  

  

http://www.nbptweb.net/123_123931/3471428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