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偶剑罡刀传 > 蛇王用双鞭入女主 - 报告夫人漫画全集
    古怪之至,沈静坤迅速来到剑宗堂,找到庞秋水,发现自己的师父正和庞秋水在议事,立即将所见之事讲了出来,心想有仇不报非君子,“庞师叔,我发现窦景鹏师弟和李诗鹤师弟偷学别派剑术”。

    “关系不大,就让他们去耍着玩吧。”庞秋水淡淡地说。

    “怎么没有关系,他们现在根基尚浅,如果暗中偷学别派招数,必会鱼龙混杂,到时候再想潜心修习本派剑术,可谓难上加难,最后一发不可收拾。”邱赐生生气地说。

    这时沈静坤抢着回答:“庞师叔,你是不知道,他们的招数甚是古怪,实为我平生所未见。”

    “好吧,那咱们去看看。”庞秋水依旧冷静地说。

    “还是让静坤把他们都叫到这里。”姓邱的师伯这样说道。

    很快,沈静坤就和他们两个人来到了剑宗堂。

    “景鹏,刚才你静坤师兄说你在秋明坡偷学别派招式,你现在也不要藏着掖着,就把刚才的剑招一一比划而来。”邱赐生捋了捋胡须说道。

    “好吧,既然师父师伯都知道了,那弟子就不在保留了。”说罢,就使出来……“唇齿相依”,“鱼水之欢”,“卸甲归田”等招式。只见庞秋水和邱赐生立刻变得目瞪口呆,眼睛里是灼灼的怒火中烧,“糊涂,放肆,你们到底是从何处学来这些靡靡的剑招”,庞秋水气的语无伦次。

    “还不从实招来。”邱赐生加大了音量。

    沈静坤在一旁正偷偷地看着乐着。

    李诗鹤较为胆小,被师父和师伯吓得一时说不出话,窦景鹏还稍微有些震惊:“是在闭门省身堂 ,那里有一个地下室,我和李师弟就在那儿学得这些剑招,由于剑招新颖出奇,引人入胜,一时心痒就没忍住学了一些。”

    “你们果然是到了那里,那里的剑招不能学,但是你们都学了,也忘不掉了,只怕会误了你们的余生,师父本应该将你们逐出师门,但是窦庄主临终托孤,景鹏你也无处可以栖身,暂且安排你到厨房打下手,每天挑水砍柴,刷碗洗菜,永远不可习剑,至于诗鹤,你就哪来哪去吧。你二人资质甚高,只怪师父一时粗心。”师父于心不忍地说道。

    “为什么啊,师父,我不学武功,何时报了家仇。”

    “对呀,师父师伯,地下室的剑招威力惊人,是难得的千古好剑法,为什么不可以学。”

    “好,那就让师伯告诉你吧,我派武学刚正不阿,而你们学得确是淫艳的剑术,看似华丽,其实危害无穷,第一害就是永远达不到剑术的至高至善的境界;第二害就是你们年纪尚小,不懂得男女之情,女子虽好,有时也是穿肠剑,倘若以后你和女子发生男女之情,你将一生受制于对方;第三害就是你们学的淫剑术是由我派正宗剑术曲改而来,我派风花雪月四字诀,并不是真的花前月下,而是潇洒豪放的阳刚之剑。”

    “徒儿现在虽然还不明白,但徒儿早已悔恨不已,只想问还有没有解救的法。”李诗鹤伤心地问师父。

    “系铃任意解铃难,只有有一天剑我两忘,在思想上达到人剑合一,方有一线之机。但为师的决定不会改变,诗鹤,你我师徒二人情深缘浅,就此别过吧,记住,以后在别人面前,莫要说我曾做过你的师父。”庞秋水其实也略心有不忍,毕竟二人习武天分极高。

    两人离开了剑宗堂,李诗鹤双手一举:“告辞,窦师兄。”“你第一次叫我师兄啊!”

    “有缘再见,没什么大不了的,天依旧这么蓝,云依旧这么白,风依旧这么轻。”

    李诗鹤在下山的途中遇见了阮师妹,阮师妹问他下山有什么事,李诗鹤摆摆手,笑着说:“阮师妹近来可好啊,以后恐怕不能再叫你师妹了。”

    “李师兄为什么这么说,好像是要生离死别似的”

    “我可爱的阮师妹啊,师父已经将我逐出师门了,邱师伯更是不准我告诉别人说我曾是归一派的人,以防辱没了归一派的名声。”

    “师父为什么要赶你出师门?”阮文隽绯红如三月桃花的双颊由于激动变得更红了。

    “阮师妹,师父说我天资太低,学武不是最佳出路。”由于师父师伯禁止他将此事外泄,所以他只好骗骗师妹。

    “我不信,师父不是这样的为人,他老人家一向宽宏大量,因材施教。”阮文隽用漂亮的大眼睛瞪着李诗鹤,表情写满不信。

    “阮师妹,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我要走了。”李诗鹤说完,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嘴里嘟囔着:“什么风花雪月,与我何干?什么寒幻阳三宗。就连阮师妹也甚是古怪,平日里见我就躲,今天听说我要走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李诗鹤回到了家乡,突然有一种笼中雀重回天空,盆中鱼重回江湖的感觉,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大概就是天高水阔,慢慢人生路吧。

    李诗鹤的父母决定再次把他送到第一个师父手里的,就是那个教他三刀血的老师傅,老师傅六十来岁,身体格外硬朗,会各种刀法,见李诗鹤聪明伶俐,也乐于教他。在这段学刀的期间,李诗鹤去过古番教,至于教中谁当了帮主,他一点儿也不感兴趣,他只是想看一看楚楚,同时也想向楚楚问一些事,李诗鹤告诉楚楚,他觉得他的阮师妹好像喜欢他,于是他就亲了阮师妹一下,可是阮师妹却给了他一耳光,他很是糊涂,觉得女孩的心思好难懂。

    楚楚说她也不知道,既然那个人打过他,她就对那个阮师妹没有什么好感,反正她是不会打他的。

    春花,夏蝉,秋月,冬雪,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六年过去了。师父告诉李诗鹤:“你现在的武功足可以闯荡江湖了。”对于刀法,刺、挥、劈、带、斩,样样精通,特别是天罡三十六式更是烂熟于心。他收拾好行李就拜别了师父,总不能像个乌龟一样,整天躲在师父的保护壳里。带上师父送给的刀谱,出发了!

    李诗鹤眉清目秀,稍微偏高的身材,相比于潘安宋玉,也相差不远了,肩上挂着一个包袱,背上背着一把宝刀,雕刻着龙的图腾,只是被外面的布包裹着,看不见龙纹,漂泊江湖,万事小心。今天的集市甚是热闹,也许每天都这样,但人还是更关注于今天,昨天已逝,明日未知。街道上车水马龙,这条大街非常宽大又非常平整,午时已到,李诗鹤感到非常的饥饿,就找了一个卖面食的地方,要了一碗阳春面,再加两斤牛肉。吃饱以后,就付了钱,继续赶路,忽然听得前面甚是喧闹,就急匆匆地跑了过去,原来是一个书生气息的男子,带领几个彪形大汉,书生气息的男子正用一把刀靠在一名少女脖子上,少女年纪和李诗鹤相仿,肤若凝脂,柳叶眉,弯弯的眼睛,薄薄的嘴唇,如果用一种花来形容的花,那就是蓝花吧,给人一种不明不艳不骄不嗔的感觉,桃花太艳,荷花太明,菊花太嗔,梅花太骄。只需看上一眼就似乎沦陷了,这种人最适合做红粉知己了。

    “贯江龙,你的女儿已经落在我手上,我看你还是乖乖就擒吧,我吕全俊是不会为难一个小姑娘的。”

    李诗鹤定睛一看,果然吕全俊的前面站着一个方脸大汉,此人身体粗张无比,一身黑衣服与满地的白雪遥相呼应,反差甚大,没错现在正是腊月时节,大雪相比几个钟头之前略有变小,但还是铺天盖地的袭来,雪花沾满了黑衣大汉的胡须,头发也是白色的,倒有一种凄寒无比的味道,李诗鹤突然冉冉升起一股同情之心,转念一想,这贯江龙臭名昭著,我若帮了他,岂不是和他同流合污,江湖人士会怎么看我李诗鹤,还是再等等看吧。吕全俊接着又说道:“只要你自废武功,跟我们去阴山走一趟,我就放了你的女儿,相信你也不希望你的女儿脸上有几个刀疤吧。”

    “父亲,不要听他的话,女儿连死都不怕,无论别人怎么评价你,女儿都永远爱你。”

    “是吗,你不怕死,但你怕不怕变丑啊,我可知道女人一向把自己的容貌看的比性命都重要,尤其是你这种美女。”

    “兰兰,你不要担心爹,爹年纪这么大,已经彻彻底底做过一回人了,死有何惧。”

    “司徒黑雨,你不要假惺惺了,你一生杀人无数,今天让你自废武功,已经是上上举了。”

    “我是杀了很多人,可是都是杀的像你万马帮副帮主这样的为人。”说罢,跪了下来,缓缓地举起右掌,正待他准备下劈的时候,李诗鹤突然飞了出来,“前辈请住手”,司徒黑雨站了起来,“你说你杀的都是该死之人,可是我听我师兄说你亲手杀了一个鞋匠的女儿,他女儿方才五岁。”

    “那鞋匠是不是面部有一条刀疤,自眉毛斜过右眼到颧骨处。”司徒黑雨问道。

    “这我就不知道了。”李诗鹤说。

    “那只是一个误会,她五岁的女儿不过是他捡来的,他只是他的一个工具,他用他女儿的血在练一种阴险的武功,同时他的女儿已经走火入魔,到处杀人,那天被我遇见,见此女已无药可救,就杀了他,他旁边总是跟一个夫人,二人是塞外人,因一部残缺的武功秘籍来到中原,那一天我想连他一起杀了,却被他装傻卖痴骗了过去。”

    “那部残缺的武功秘籍是什么?”李诗鹤追问道。

    “共四部,已毁了一部,阳花失重刀谱,练成此刀法,在决斗时,有一种飘飘欲仙,物我两忘的感觉,可谓仙影迷踪,出神入化。”司徒黑雨解释着说。

    李诗鹤心想看来比我的天罡三十六式厉害得多,看来老师傅也平平无奇,李诗鹤又接着说:“那你为什么擅闯无名山,杀了道长李忠老前辈。”

    “父亲,你快杀了这些鼠辈,还跟他啰嗦干什么,他们分明就是一伙的。”司徒兰兰大声喊着。

    司徒兰兰被白雪映的更加像一个不是凡尘的仙子,听到她诬陷自己有一种心碎的感觉。

    “兰儿,我只想走的干干净净。”

    “重申一下,我和他们真的不是一伙的,我是第一次见到万马帮吕全俊前辈。”

    “那年小年夜,我接到李忠道长一封密信,让我速到无名山,有要事相商,谁知他见了我,却用我的武功魔龙掌自杀了,我现在才知道他的用意,他是制造我不在场的证据,后来才知道五台山灭门案在同一天发生了,他是死一普通人替我赎大罪。”司徒黑雨悲痛地说。

    “原来如此!这么说今天的事就是你吕全俊的不对了。”李诗鹤生气地说道。

    “是又如何,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这条龙,带你的龙头回阴山。”吕全俊皱着眉头,龇着牙,李诗鹤突然觉得他没有一点儿书生气,反而丑陋无比。

    “吕帮主,何必和他们啰嗦,咱们还等着黄金和扬名立万呢。”其他几个彪形大汉似乎心急。

    “我真的很想帮你,可是我不会武功。” 李诗鹤一脸惭愧的对司徒黑雨说。

    “我还以为是江湖上新出来的武林新秀,原来就是个土包子,给爷让开。”这时吕全俊又高傲地看向了司徒黑雨,“还不快废武功!”

    “你也是武林中成名多年的人物,希望你不要食言,只要我废了武功,你就会放了我女儿。”司徒黑雨说道。

    吕全俊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司徒兰兰说:“爹,不要相信,他算什么君子!”

    这是李诗鹤趁他们交谈的时候,悄悄地移到了吕全俊的身后,别人都认为他不会武功,谁也没有注意他,甚至似乎都忘了这个人。这时李诗鹤一个釜底抽薪,一掌将吕全俊的长刀打落在地,再来一个极速转身,将司徒兰兰抱离虎口,两只手正好抱到了司徒兰兰的两个胸部,两个少年,一个十七,一个十八,正是似懂非懂的年纪。李诗鹤只觉得酥软丰盈,一股血气直达天门,再加上司徒兰兰呼吸留香,李诗鹤肢体都不听使唤了,而司徒兰兰脸部早已红到脖子根了。

    这时几个大汉横冲直撞地杀了过来,李诗鹤放下司徒兰兰,使出了天罡刀法三十六式,来一招“七星连线”,借着雪的溜滑,一刀灭了七个人,李诗鹤心中暗自高兴,不从想自己武功已经这么高了。另一边,司徒黑雨也越战越勇,雪依旧无休无止地下着,地面上流动着红色的雪水,路人早已经走尽了。没走的除了司徒黑雨、司徒兰兰和李诗鹤,其他的人都死光了。
  

  

http://www.nbptweb.net/123_123931/343902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