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偶剑罡刀传 > 有哪些让人湿到爆的漫画 - 妈妈用腿帮我给我夹
    李诗鹤听完师父的话,便匆匆下了山,一路过了地权,八相,集口,突然听到有刀剑相击的声音,他便停下脚步,穿过树林,便看见路上全是死尸,七八个劲装短打的汉子,正在围攻一下白衣少年,少年十七八岁,已浑身是伤,再仔细看看原来是振北镖局被劫,只剩下少年一人,其余二十余口全都丧命,劫镖领头的正是归一山叛徒常尚波,师父常告诉自己,惩恶扬善乃正义之士所为,今日我要是见死不救,枉为狭义之辈,仅管我武功平平,今天就要除恶。俗语说:“少年不识江湖险,总觉江湖浅。”李诗鹤大喊一声:“真是冤家路窄。”于是立即把剑,接着一运气,提剑向常尚波刺来,擒贼擒王,只听一声怒喊:“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也来多管闲事 。”

    “我管的可不是闲事,而是自家事,今天就要清理门户。”李诗鹤说道。

    “原来是归一山的毛娃子,今天就让你见阎王!”说罢两把神风锤便呼啸而来,李诗鹤一着急竟忘了风字诀,使出了一招“倚剑问心”,将大锤狠狠地挡了回去,接下来就是“朝阳平月”,常尚波一时迷糊,大叫:“这不是归一派的剑法,小子你到底是何人?”,常尚波心想此人剑法罕见之至,一时不知如何下手,倘若不是自己力气大,这把大锤恐怕就要被击飞了,李诗鹤也很惊讶,想不到,地下室里的剑谱威力这么大,于是增加了不少勇气,吼一声:“我是你老子!”然后一招“举案齐眉”,此招剑气浑厚,竟将常尚波的胸前划开了一道大口子,露出黑森森蓬乱乱的胸毛。常尚波突然换了招数,交叉着双锤,向李诗鹤砸来,心想:今天输在这个毛头小子身上,以后还怎么混。于是定了定心。两人你来我往数十回,毕竟李诗鹤力气小,剑招变来变去就那几招,渐落下风。白衣少年依旧和其他几个人缠斗不休,也是处于下风,而且此人已经深受几处刀伤、剑伤以及其他兵器的伤害,只见裤脚处在滴着血,一个使铁棍的中年大汉反而越攻越勇,危机迫在眉睫。突然一个人在太阳的余晖中,风影一样的速度俯冲而下,将常尚波一脚踢飞在地,原来是爱吃三斤羊肉的古冰大侠,又将其余几人通通放倒,“你们这些堂堂七尺男儿,竟然打家劫舍,做这些低劣勾当,今天杀了你,就脏了我这把长剑,你们速速离开,以后不要我再看到你。”

    几个人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大侠似乎总爱迟到哦。”李诗鹤随口一句。

    “小娃娃似乎对我不满。”

    “你为什么要放走那几个恶贼?”

    “这是秘密,只能告诉你和一个和你年龄相仿的女孩子有关。”

    经过一番详谈,古冰知道,李诗鹤与这个白衣少年素昧平生,而与振北镖局更无瓜葛,心中不由钦佩,说道:“你这少年侠肝义胆,难能可贵啊,这位小朋友,后会有期。”说完和两位做一个告辞状,就在神一样的飞走了,来无影去无踪,飞着来又飞着走,太潇洒了,李诗鹤这样想着。

    白衣少年步履蹒跚,一瘸一拐地走来,:“在下徐政风,是振北镖局的少镖头”。

    “在下李诗鹤,归一派弟子,你这趟镖恐怕走不成了。”

    “没关系的,我刚才早已飞鸽传书,如果无误的话,我父亲和众镖头正在赶来的途中。”

    “小弟,有要事在身,恕不详谈。”说罢,就顺着路去找那位铸剑师。找到了铸剑师,就将师父的信件交给了铸剑师傅,只见这位五十开外的中壮年人士,个子很高,皮肤黑漆漆的吓人,额头上的汗水顺着鼻尖流了下来,铸剑师放下了手中的兵器,看着信件:人云,愚兄字如千金,呕心沥血,我派看似风华,其实内部争名夺利,互相勾心斗角,彼此杀机四起,不知我拜托你打的那把剑现已如何,若好,交于我弟子李诗鹤。另外将木盒里的东西转交给朱大哥让他坐上古番教第一把交椅。

    铸剑师走向里间的房子,取出一把剑和一个红色的盒子,接着低声在李诗鹤的耳边说道,把这个盒子交给一个姓朱的人手里,不可以给任何人见到盒子里的东西,甚至是这个盒子,至于这封信你也要收好,交给姓朱的,接着告诉了他路线,是一个竖折竖的走法,很容易记得,至于那把剑就交给师父。

    他按照路线走去,就在快到目的教的时候,突遇楚伊人。

    “楚楚,你怎么在这?”李诗鹤不解地问道,看到楚楚这么漂亮的脸蛋,李诗鹤激动得想笑,但他克制住了。

    “我在这里拜师学艺,你又为什么到这儿?”楚楚问道,楚楚用一双漂亮的眼睛瞪着他,心中暗语,依旧红颜美少年。

    李诗鹤看到她就像烟火绽放的瞬间,她还是这么可爱,他有一点儿不想走了,他就一五一十的把自己所知道的讲给了她听,而且在楚楚的苦苦哀求下,把信给了她看。楚楚看到信之后,说道:“这封信你不可以交给姓朱的,如果他做了掌门,恐怕教中就黑白不分了,这个姓朱的,叫朱武,他暗杀了前教主,虽然这只是我的推断,但我认为八九不离十,他整天想做教主,嫌疑最大。”

    “想不到啊,小楚楚应交小机灵才对,可是师命不可违啊。”

    “你不知道,古番教前教主已死,现在正立新掌门,倘若你不把信件和盒子交出去,掌门非穆昌平莫属。穆昌平才是扶危济困的真豪杰,你若是想让古番教变成狼窝,就去支持姓朱的吧。”

    李诗鹤叹气的说道:“师父怎么这么糊涂,若是朱武真是这样的为人,我是决计不会拥护他当教主。”

    “小鹤,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说着伸出藕一般的又细又白的胳膊,拉着他来到了一片花海,他们躺在花海里,手拉着手,闭着眼睛,慢慢的享受午后的阳光和晴朗的天气带来的那种舒畅的气息,他再一次欣赏了他她的双臂,可谓“皓腕凝霜雪”,看着看着眼睛就眯了起来,渐渐的渐渐的他们两个人就都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天河之上早已漂浮着数不尽的亮闪闪的星星,李诗鹤想起了在地下室学到的一招——牛郎织女,于是笑了一声,随口说了晚唐杜樊川的一句诗,“天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

    “完了,这么晚没有回去,师父又该惩罚了,而且事情还没有完成。”李诗鹤在七上八下急急切切的心情里和楚楚告了别,就借着星光月光匆匆地赶回归一山。

    到了归一山之后,已是亥时,师父说有事明日再议,到了第二天,师父得知李诗鹤两件事只完成了一件,即取得宝剑,甚是生气,李诗鹤甚是难过,他反问师父为什么要扶持一个不义之徒坐上教主之位,师父说:“如果不扶持朱武,那么穆昌平就会坐上交椅,而穆昌平恰恰是你大师伯青灵子的义弟。”

    “就是那个瘸子师伯!”

    “不得放肆。”庞秋水生气地说。

    “那又如何,反正我相信穆昌平的为人。”李诗鹤这样说道。

    “你还知道些什么,你看了那封信。”

    “就这么多了,师父,弟子未完成使命,你处罚我吧。”

    “你还是去面壁思过吧。”

    李诗鹤心想,这是好事,又可以去那间地下了,却又伪装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是,师父,弟子遵命”。

    只是窦景鹏突然双膝一跪,说道:“师父,弟子常常和李师弟在一起,却未能好好说教于他,才导致发生今天大错,师父连我一并处罚吧。”

    师父想了想,应允了。

    于是二人又悄悄地进了藏书室。

    继续翻阅,这次他们是按照一定次序翻阅练习,他们是真的想学书上剑法,而且李诗鹤已将大战常尚波的事情告诉了窦景鹏,这样就更加增添了两人的兴趣,他们一副求知若渴的样子。他们发现藏书虽多,但一共十一类别,第一类别,脫寂诀:独立寒窗,柔肠百损,梨花点点,花落拾情,燕语双飞。。。。。。第二类,编号诀:追命一,诉苦二,离别三,封喉四。。。。。。第三类,好逑诀:丝丝恋人,剑花有毒,去毒恒温,。。。。。第四类,情恋诀:鱼水之欢。。。。。。第十一类:。。。。。。风雨洗龙,龙归大海,爱无止境,只羡鸳鸯不羡仙。

    李诗鹤对窦景鹏说:“景鹏,这里剑招繁多,咱们不下于五六个月是学不完的,不如我们每天午时吃过饭后来学习几个钟头,常年累月必能有一番作为。”

    “嗯,说得好!咱们晨昏时也来,只要我们早起晚睡,别人是不会发现的。”

    两人闭门思过的时辰已过,两人便匆匆离开地下室,将王中玉的灵位倒过来,只见地下室的门渐渐关上。两人终究是孩子,爱玩天性,一路你追我跑来到了秋明坡,两人切磋起武艺,不加多想,使出了在地下室学到的剑招,恰巧被路过的沈静坤看到了,沈静坤非常惊讶,因为他们的招式见所未见,闻所未闻,他自认年长知道很多杂招,可是两位师弟的招数甚是费解,有一招很像太师祖的星河迷踪,可是又剑走偏锋,有一种鱼游浅水的感觉,又有一种相濡以沫的感觉。
  

  

http://www.nbptweb.net/123_123931/343902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