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偶剑罡刀传 > 生活太痛苦了我撑不下去了 - 女朋友特别有钱还漂亮
    森林里有这样一间屋子,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说是用竹子搭成的小棚,从地面的落叶和尘土可以看出,很少有人来访这间小棚的主人,房子的四周是用竹竿密密的捆绑交织着,顶部是用稻草铺盖着,屋子外面的门梁上斜挂着一个酒罐子,那只酒罐子是如此的醒目,似乎在纪念着什么,又似乎在提醒着什么……

    在这朗朗又萧瑟的秋季里,屋里常传来这样一句诗,“大鹏一日因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这是李白的《上里邕》,犹记得最后两句是“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但此情此景与这首诗也太不相配了,突然门开了,一位年近花甲的老者徐徐走出,老者中等的身材,没有弯腰驼背,此人头发花白,但眉毛依旧像墨渲染过一样黒厚,瘦削的脸庞,坚毅的鼻梁,一身黑灰色的长褂,他低头看看阳光透过竹叶留下的斑驳的剪影,又透过竹枝缝抬头望望高远的白云,拿下门梁上的酒罐子,那是一只纤长的手,却也是一只握剑的好手,他大口喝了一口酒,思绪便飞到九霄云外。

    那年是癸巳年,也就是在那一年,他遇到了他人生中名副其实的第一个朋友,那年他十二周岁,朋友十一周岁,一同在归一山修习武艺,他在此山已经跟随师父多年,原因是他的父母死于一场灭门事件,临终前将他托付于归一山掌门庞秋水,并将其改名为窦景鹏,灭他全家一十八口人的是“苏北不朽三怪”,此三人相貌猥琐,老大余非听,身高六尺不足,低鼻小眼,却留着厚厚的胡须,耳朵奇大,以通臂三合掌文明,惯用七齿银钩;老二祁非语,眉头紧皱,绰号“三只眼”,大脑袋,身体纤瘦而高大,早年在钟音山习得碎石脚,因外伤导致驼背,有一张血盆大口;三弟外貌比较前两人有很大改善,而且内力惊人,师从少林派苦智禅师,学得万相圆指,在此基础上,更练成阴损的化相阴圆功,苦智禅师一生洁身自好,扶危济困,没想到晚年收的劣徒,于是自断舌根,余生不语,而苦智禅师为什么不废了此人,因为此人从小拜师,偏偏老禅师对他偏爱有加,视如己出,甚至对他有求必应,这大概就是造化弄人吧。而此劣徒正是老三,释非正,外号“淫相”,善欺凌花季少女而得名。

    灭门之灾,一夜之间,三怪带领手下几十余口人,见人就杀,随处放火,窦庄主从房间冲出,左手握着一把弯刀,妻子秦修凤手拿两把长剑,尾随其后,两人纵身一跃,便向三怪冲去,释非正淫笑一声:“好俊的婆娘!”说吧,大手一挥,便弹掉了秦修凤的两把长剑,然后,轻轻一个转身,便将秦修凤搂在怀中。“快放开她”,窦庄主怒声大喊,余非听一记通臂三合掌俯冲而来,与窦庄主拆了六七招,祁非语这时从背后袭击而来,窦庄主腹背受敌,身受重伤,秦修凤脱离淫相魔爪,便赶来搭救丈夫,突然敌人一剑刺来,穿透了夫人的胸部。“修凤!”窦庄主在巨痛和迷乱中抱着七岁的儿子逃离了窦家庄,大火烧了三天三夜,窦庄主出庄,路遇归一山掌门庞秋水,当时庞掌门,正带着一些徒弟,约二十来口,前去金家镇,参加商议缴“龙”大会。而这条龙就是恶名远播的“贯江龙”司徒黑雨,在江湖人士心中,这“贯江龙”于三怪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远超三怪之恶行。

    尽管这次会议紧张而重大,但庞秋水的心情还是很好的,六月下旬的富阳城绵绵群山一望无际,杨柳青青,知了的声音此起彼伏,眼前的道路两旁,繁花簇簇,彩蝶纷纷,一派盎然夏景,他就收了窦景鹏(窦庄主的儿子)做徒弟。等此行结束,回到归一山,便正式开收徒大典,如果此行顺利,八月中旬就能回到归一山,窦景鹏年方七岁,辈分最低,年龄最小,同辈中都叫他窦师弟,因为庞秋水更小的徒弟此行都没有带出来,同行的徒弟中,年龄都是十五六到二十三四。走着走着,师父便考校起徒弟了,“静平啊,师父问你,剑招‘风卷残云’的下一式是什么,如何运气,如何调息。”

    “师父”,这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说道,“是‘风流云散’,气沉丹田,重在呼气,将相聚的内力分散到全身各处。”少年眉清目秀,一张秀气的方脸,薄薄的嘴唇,鬓角的发丝随风飘起,手拿一柄宝剑,三尺有余,青灰色,图纹清晰,是一枝兰花,上印有“常——归一——静平”,至于“常”字的由来是因为归一派的创派始祖是常方居士,姓常名方,此人武功高深莫测,剑法亨通,若不是晚辈无能,又怎么会将掌门之位传于另姓徒子徒孙。常连松是常方居士的正孙子,常尚涛,常尚波二人分别就是常连松前辈的嫡庶子。庞秋水乃是归一派第三代掌门人。常尚涛,常尚波二人武功硬朗,但却是至奸至滑的小人,常尚涛尖嘴猴腮,猫弓腰,小眼睛,八字胡,虽出于剑习世家,却善使两把山字形大叉,又略通一些施毒的伎俩,平常溜须拍马,常尚波肥头大耳,虎背熊腰,偷学的庆山派的神风锤,好酒色,由于与师父闹僵,早已离开归一山多年,自称“江州豹”。

    庞秋水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叫起了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三弟子汤静旋,说:“‘风起水涌’这招很难学,你舞一通给师兄弟们看看。”,只见静旋左脚点地,右脚腾空提起,手持宝剑自胸前撩过,向斜上方劈去,快中带稳,刚一落地,剑气就将前方的树枝分成两半,然后华丽地收剑剑入剑鞘,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好多师兄弟只见的眼前一道亮光,并未看出用剑的妙处,却都高兴地啧啧称赞。

    师徒二十余人一路上说说笑笑向金家镇前去,天渐渐黑了,而师徒几人却离金家镇还有半天的脚程,只好打算找一家客栈暂行休息,明天再继续赶路,正走着果然来到一家客栈,客栈富丽堂皇,甚是风光,但名字倒是古怪,“唐宋客栈”,师徒几人进去一打听才知道,开店的老板是两个人,一个姓唐,另一个姓宋,店小二指着柜前穿灰白色长衫,带着帽子,身材修长的是唐主,只见此人一会儿聚精会神地看看面前的几打账簿,一会儿抬头看看吃饭打尖的客人,此人眼似铜铃,方而长的下巴,一看就是深谙世事的老掌柜。

    而旁边穿黑青衫,手里拿着扇子,与一旁的妇人有说有笑的是宋主,由于光线较暗,看不真切那妇人的面孔及装扮,师徒几人吃过晚饭,便向二楼走去,要了几间雅间,庞秋水刚一睡下,便听到隔壁有说话的声音,于是屏住呼吸,侧耳细听,虽然有失一代宗师身份,但人生地不熟,小心为妙。

    “此去金家镇都是一些名门正派,为了就是商议缴龙大计,听说这贯江龙司徒黑雨有翻天覆地之本事,如何擒得住,挺说此人师承无量祖师,而无量祖师也是神一般的存在,功夫世间少有。”

    “那又如何,孰不知,这司徒黑雨也有软肋,那就是他有唯一至交和一独生女,这至交就是上官凤玉,此人财大气粗,好善布施,却武功平平,而独生女就是司徒兰兰,此女年方八岁,正是寄养在一渔夫家。”

    “吕全俊兄,所言不假,只要我们擒得二人,还怕他贯江龙不缴械投降,到时候我们便可以扬名立万。”

    原来是吕全俊,万马帮的副帮主,庞秋水心里一惊,这个平日里道貌岸然的家伙,竟用这种下手段,真是低劣,这也正印证了古人的一句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庞秋水这时侧过身,躺下身,就睡了。

    第二天,天一亮,师徒几人便起身向金家镇走去。路上下着小雨,淡淡的雨丝靡靡的斜织着,师徒几人左手执剑,右手拿着伞,这点小雨倒给了这炎热的夏季增添了不少的凉意,惬意。静放小心地给师父撑着伞,师父对这个大徒弟甚是满意,平常在大家的威望很高,功夫扎实,友爱师弟,平时尊敬师父,偶尔揣测师父“圣意”,将事情办得很周到,而且又和自己经历了不少风风雨雨,俗语说“患难见真情”,师父打算自己老了之后,就将掌门之位传于静放。

    半天时间匆匆就过去了,师徒几人很快就来到了金家镇,“金家镇”几个字写得真是醒目啊,赤红色镶着金边,高高的写在匾额之上,而果不其然,这金家镇的市集也是热闹非凡啊,有几家不错的茶店,酒馆,各种做面食小吃的,尤其是一家包子店飘来的香味儿,真是让人垂涎三尺,卖冰糖葫芦的妇人别看个子小小,黑黑瘦瘦的,声音倒是不小“冰糖葫芦啊,三文钱一串,走过的不要错过”。
  

  

http://www.nbptweb.net/123_123931/3439022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