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风吹流云散 > 新婚之夜啪啪视频 - 进去了几次没射精会不会怀孕吗
    想起苏坤的提醒来,让我多多关心皇帝祁彦,加上父亲和苏坤商量和亲一事,我心里不禁开始打鼓:难道我一直依赖的大周这座靠山,如今往后要靠不住了?而祁彦将要成为我新的靠山吗?

    想到这里,我急忙通知杜若,喊着余茉,一同去御书房找祁彦。

    “余茉!?娘娘不带着翠芸和雨棠,而是要带着余茉?”听我这样吩咐,杜若和屋子里的翠芸、雨棠皆是愕然,“咱们不需要再提防余茉了?”

    我拉着杜若的手,同时用目光扫着翠芸和雨棠,“你们都记住了,现如今我们在新月国,日常拿大周来自比,不过也只能偶尔敲山震虎一下,日后可能还是要在新月寻找新的靠山才可以。”

    “新的靠山?”杜若几人仍是一脸茫然。

    “总之你们记住,余茉是皇帝陛下的人,我是他的皇后,而你们是我的侍女,所以你们一定要和余茉打好关系,尽量拉拢过来。”

    “娘娘,你的意思是,你要和皇帝陛下亲近?”杜若谨慎着用词,我叹了一口气,“不管感情如何,他终究是我的夫君,结了婚,自然我也要履行妻子的义务。”

    “那叶……”杜若差点说漏了嘴,我急忙开口岔开,“好了,把余茉喊进来咱们去御书房,见见皇帝陛下。”

    “是。”

    杜若转身出去,把余茉喊进屋里,余茉也是一脸惊讶,我找了一个借口,言说雨棠和翠芸留在殿里打扫,所以希望她能陪着我,一同去御书房走一趟。

    “你可有时间?”

    “回皇后娘娘,奴婢有的。”

    “好,那咱们出发吧。”

    余茉跟着杜若一同跟在我的身后,然后随我一同出发,向皇帝御书房出发。

    景泰宫和御书房距离不算太远,步行也就一盏茶的时间,但偏偏这么点距离,就遇上了我不想遇见的人。

    刚走出不到一百多步距离,便见到太后和裴家姐妹在路边闲逛着。太后看到我,便立即停在那里,很明显,那是等着我去行礼。

    我深吸一口气,走到几人面前,对着太后微微行了一礼。

    “太后娘娘吉祥。”

    未等太后回应,我便立刻收了礼数。裴家姐妹也给我行了见面礼,自然,也没有听我回应,便慌忙收了礼数。

    我看到太后嘴角抽动了一下,心中不禁好笑,这太后本想那我自行起身问个罪过,无奈两个亲信也犯了同样的罪过,反倒不好开口了。

    “皇后,你这是去御书房?”太后语气里有一些疑惑,还有一些挑衅的意味,“皇帝此刻应该在批阅奏章,哀家劝你还是不要去打搅的好。”

    “回太后,臣妾有要事和陛下商量,实在耽搁不住,所以今日一定要见到陛下的。”

    我十分肯定且清楚的表达自己的目的,太后皱皱眉,叹了一口气道:“好吧,不过皇帝若是不便见你,你也不必强求,知道吗?”

    “可是呢,皇帝这几日到景瑞宫的时候,都是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看着好不让人心疼呢。”裴琳在一旁挽着太后的胳膊撒娇,目光多少有些得意。

    我不禁觉得好笑,同时也觉得一旁的平王妃还挺厉害的,竟然想到让裴琳傍太后这棵大树。

    所谓的景瑞宫,自然便是裴琳所居住的宫殿,至于她所谓皇帝去她宫殿的事情,我多半是不信的。雨棠早已打听过了,皇帝祁彦每次去景瑞宫,不过是喝了几杯茶而已,凑够了一炷香的时间,便从景瑞宫离开了。与其说是去景瑞宫,倒不如是路过景瑞宫而已,我甚至可以猜到,定是太后施了压,祁彦才不得已去景瑞宫的。

    我很清楚,皇帝心里目前只有紫玉一人,至于将来,那就难说了。而裴琳那这种外在风光,自己受罪的宠爱当做炫耀的资本,实在有一些可怜。

    我无意和她们这群女人多做纠缠,简单的给太后又行了一礼,认真道:“臣妾找皇帝陛下确实有重要事情要商谈,太后娘娘,无论何时何地,国家远比儿女私情更重要,您说是与不是?”

    我没有搭理太后的回应,在转头离开的时候,我的余光看到了她抬起手,将裴氏姐妹拦下的姿势,便知道她应该理解了我这句话的重要性。

    我快步来到御书房,此刻除了把门的两个小太监,便是皇帝祁彦贴身侍卫纪李在门外。

    “皇后娘娘留步,陛下正在批阅奏章,还请在此等候。”

    “纪李,你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本宫有要事与他相商。”

    “这……”纪李有些犹豫,我不禁面露出一丝不悦,“怎么,本宫让你进去传个话都不行吗?”

    “没有,适才皇帝陛下下令,后宫任何妃嫔都不得进入御书房的,所以……”

    “糊涂,本宫是皇后,是妃嫔吗,还不快快通传!”

    纪李见我发怒,便只好灰溜溜的进屋子里通传,很快,御书房的门便打开了。

    “杜若、余茉,你们留在这里,任何人来了,都要给我挡住,尤其是后宫的人。”

    “是。”

    见两个丫头低身回应,我转头瞥了一眼树丛后面张望的眼睛,不禁得意一笑,钻进了御书房。

    “难得,公主亲自来见孤。”

    祁彦没有直接称呼我皇后,显然还是有意疏远与我,此刻我也不与其争论,忍着怒气,微笑着给祁彦行了一礼。

    “皇帝陛下,臣妾来这里是有一件要事和你商量。纳厝部落首领乌荪得了一个儿子的事情,陛下可听说了?”

    祁彦正拿着毛笔在奏章上点点画画,听到我说到纳厝部落,不禁愣住。

    “皇后怎么突然提及纳厝部落的事情来了?对,没错,乌荪是得了一个男婴,孤准备赏赐一份厚礼给他呢。”

    “厚礼?”我浅浅一笑,“是金银还是财宝,亦或是新月的草原?”

    祁彦自然听出我话里有话,便放下了手中的毛笔。解释道:“其实孤本想亲自送一份礼给他,如此这般,不仅可以拉拢纳厝部落,还可以敲打纳恒部落,只是……”

    “只是国不可一日无主,若是陛下遭遇不测,利亚城又空虚一片,便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在一旁将他的考虑抖了出来,祁彦衍生掠过一丝惊讶。

    “没想到皇后也考虑到了。”

    “其实也算不得臣妾考虑到的,是国师苏坤找臣妾,提醒臣妾后,臣妾才想到和理解的。”

    “苏坤找过你?!”

    我点点头,“说了很多话。”

    “哈,他竟然没有直接找孤,而去后宫找你!?”

    “那是因为他知道,这份厚礼的相送之人,最合适的,便是臣妾。”

    我淡淡的回应,目光却投向地上,没有去看祁彦。

    “什么!你?”祁彦先是惊讶,思索了一下,而后恍然大悟道:“对呀,你是孤的皇后,可以代表孤和新月皇族。又是大周的公主,也不怕他们敢对你如何,果然是最佳人选。只是,你……”

    “怎么会突然同意?”我抬起头,笑着反问道:“陛下想问的,是不是这一句?”

    祁彦脸上挂了一丝尴尬,“不行,这件事情危险性太大,你还是不要去了。让国师苏坤带着礼品去吧。”

    祁彦当的即否定,这让我心中多少还有点感激。

    “不可,这样显示不出隆重,请陛下放心,儿女私情与国家大志,本宫还是分得清楚的。”

    听我如是说,祁彦略有一丝感动,他凑到我的近前,低声问道:“为什么突然选择帮孤?选择帮新月?”

    我抬起头,双目迎接他的目光,认真的低声回应道:“陛下,无论你我直接有无感情,但我们已然是夫妻了。大周有一句话,皮之不在毛将焉附?陛下是皇帝,臣妾是皇后,若是陛下出了意外,或新月出了意外,难道臣妾还会完好无缺吗?”

    我说着动情之处,双目含着潮湿的眼泪,“无论陛下爱不爱臣妾,信不信任臣妾,臣妾都会选择这样做的,守住陛下就是守住新月,而守住新月,也是守住自己。”

    我用了我最讨厌的武器,那便是我的眼泪。索性我的眼泪并没有因为多年未使用,而变得生疏不堪,随着我的感情调动,眼泪竟然轻而易举的夺眶而出。

    那一刻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喜欢使用这个武器。成本太低,但杀伤力,尤其是对男人的杀伤力,十分的强大。

    果然,当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皇帝祁彦一把将我拉住。还没等我来得及回头追问缘由,祁彦的吻便压在了我的唇角。

    这一次,我没有闪躲,甚至我抓住了他的肩膀,尽量的去迎合祁彦的占有欲。因为我知道,此刻,祁彦将成为我未来的靠山,我必须要将其牢牢的抓在手里。

    御书房一别之后,我给祁彦留了一个小心愿。

    “陛下若是夜里有时间,不如来景泰宫坐坐,臣妾准备一些酒菜,也算是为臣妾简单送行一下,可否?”

    见祁彦有些犹豫,我便补充道:“臣妾是皇后,而且就要去纳厝部落了,难道陛下要一次景泰宫也不坐坐吗?”

    见祁彦有所松动,我急忙继续示弱道:“臣妾别无他想,只希望陛下在景泰宫喝杯清茶,也好让臣妾在后宫留些面子。”

    “好吧,孤今晚便去景泰宫,和你共食。”

    夜里,祁彦果然来了,只是他不但没有马上离开,还选择留在了景泰宫。这一夜他很是热情,所有我希望该发生的,全部都已经发生了。

    翌日清晨醒来时候,祁彦也没有立刻离开,独自站在窗口发呆。

    我捡了一件衣服披上,缓步走到祁彦身边。很有气魄的说道:“现在,臣妾和陛下真的成了夫妻了,应该不用再演戏了吧。”

    祁彦转头,双眼十分温柔,但语气却清冷。

    “萱儿,纪李会和你一块儿去纳厝部落的,到了那里要切记,一切不要太逞能。”

    听到祁彦这样亲切的称呼我,我的心此刻也有一些错觉。我披着长发,将头深深的埋进祁彦的怀里,低声道:“陛下放心吧,臣妾一定会讲纳厝部落拉拢到我们的阵营的。”

    祁彦环抱着我,一边抚摸着我的头发,一边发着感慨:“萱儿,你是不是怨恨孤娶了那么多嫔妃?”

    我点点头,不加掩饰的回应道:“是,其实臣妾一直不喜欢和人分享东西,分享自己的丈夫,那更是不愿。不过臣妾明白,她们也不是故意的,而陛下也不是意愿如此。”

    “哼,果然,你还是如此的聪慧。”祁彦轻轻低下头,在我的额头吻了一下,冰冰凉凉的,很是舒服。

    “萱儿,那你为什么会答应孤,去规劝紫玉留下?而且,还准备让其入宫呢?”

    我心里一笑,果然,祁彦还是忘不掉自己的初恋。

    “紫玉是陛下第一眼喜欢的女子,相比之下,臣妾倒是后来者,臣妾自然不会吃醋。”我抬起头,笑着欣赏祁彦白的发光的脸,“何况陛下喜欢的事物,我有这么能舍弃不顾,不帮着争取来呢?”

    听我所言,祁彦似乎大为感动,立即又一次将我拥入怀里,一阵热吻,抱着我,将我带到了床榻之上。

    许久后,祁彦这才起身穿上衣服。而我,早已被折腾的没什么力气了,但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满足。

    祁彦起身离开的时候,又在我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万事小心。”说完,他便转身准备离开。

    我急忙在身后将其喊住,大声的明知顾问道:“陛下,景瑞宫那一夜,可是陛下……”

    祁彦愣在原地,我看到他耳朵有些发红,过了一阵子他才回应了几个。

    “适才,第二次。”

    说完,便迈开大步,走出了景泰宫。我转过头望着床上凌乱的被子,还有那一抹惹眼的鲜红,心中说不出是欢喜还是悲哀。

    我仿佛为了一个目的,刻意失去自己最宝贵财富的孩子,得了赏赐,却也无法高兴起来。

    我的目光望着桌上那青瓷瓶子,还有那柜子上摆放的小杯子,那是昨晚祁彦用过的杯子,而那壶里装的,正是雨棠调制的催情药水。

    “祁彦,不要怪我。”我默默的在心里念叨着,同时又想起一个人来,不禁流下一朵眼泪,“叶流云,也不要怪我。”


  

  

http://www.nbptweb.net/120_120045/3473479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http://www.nbptweb.net
63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m.nbptweb.net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